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ABOut of you 2

※標題其實是雙關

※但是超級看不出來

※cp→其實應該是格蕾→二世→大帝

※大帝的本體仍然不會出來(


  「老師,『他』是什麼樣的人?」

  當格蕾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二世差點把嘴裡的紅茶全吐出來了,但是他忍住了。不能失態,現在的他是老師、是君主。他用手上的精裝書往格蕾的頭上拍下去。

  「看來妳是嫌今天的課不夠多。」

  「......對不起。」被二世打的地方有些腫起來了,但格蕾仍然沒什麼表情,只是摸摸被打的地方。

  二世點起菸,煙霧繚繞。又沉寂了好久,二世才終於緩緩地吐出了第一句話。


  「Lady。」

  「老師,有什麼...

2018-11-13 /  标签 : Fate zero帝二世 6

ABOut of you 1.

※cp→大帝←二世←格蕾(?

※大帝應該是只會出現在回憶裡

※是ABO設定,但是不會開車


  那個味道,不會錯的。

  格蕾知道那代表了什麼意思。淺綠色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的老師,濃厚的氣息讓她有些恍惚。

  不論是誰,聞到這樣的味道,都會無法招架的吧。


  「......格蕾。」

  「是!」聽到埃爾梅羅二世的聲音,格蕾才拉回自己的意識。二世重重的喘著氣,臉上佈著不尋常的潮紅。

  是那個吧?叫做發情期的。格蕾心想。


  「......幫我把廚房的那個袋子拿過來,還有水。」二世解開領帶,無力的躺在沙發上。格蕾急急...

我盡力了(´・ω・`)
有幾個人還是捏不出來

Zahir →褲子的款式都不太對,而且沒有項鍊
William →怎麼弄都奇怪......
Rosalio、修凱→沒有一點肚子的話幾乎看不出來是這兩個人啊!
1到10個就有4個人捏不出來......(´・ω・`)

在推特上發現的140字名刺,感覺很有趣就來玩玩看,對於懶癌末期不想寫文,腦洞又大開的廢物來說非常好用(ㄍ
只是太久沒寫,文筆大退步(笑

超級不想背英文
然而下禮拜期中(
手癢發現有電鋸決定來捏看看

小學女生真的很可愛,アズコ是天使,彰一阿爸快點回家喔(哭

為什麼我還不去睡覺,在這邊畫畫
我是世界上最不會保持畫紙乾淨的廢物
然後用拍照的真的很不好看(

2017-10-30 /  标签 : Black  Survival 1 1

【BS/攝影師視角】標題苦手(

  話不多說先上圖
  之前打的某一場,最後一禁,彰一爸爸剛好被酒妹打死,全身都被扒光然後被棄屍(

  用攝影師苟到酒妹補耗光,硬是尻死她後竟然抓不到開隱蔽+光學迷彩+技能發動的特工,還被他用紫武絕望爆擊,雖然打到他殘血,但拖到最後一秒還是沒能殺掉他,雙雙死在禁區,打完後整個超級不爽,於是決定寫文(到底

為什麼這個世界的特工都那麼愛玩躲貓貓,你他媽再躲啊,再躲啊混帳(崩潰掃射

——————————————————

  最後一個禁區,最後三個人。

  Nathapon吞了吞口水,握著魔彈射手的手微微顫抖。黛琳慵懶的靠在教堂的門口,臉頰紅通通的,腳邊散著一地的空酒瓶。看到Nathapon的到來,她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右腳輕點地,劃了個半圓,手上的剪刀手閃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冷光,完美的攻擊架勢。
  「還有,一個人呢?……算了,不管他。」黛琳聳聳肩,打了個小聲的嗝。Nathapon不覺得自己有機會打的贏黛琳。中國少女在不久前才在他面前將那個日本男子給輕鬆殺掉,而且只用了腳。Nathapon雖然不太瞭解中國武術,但是看上去,那女孩根本就還沒使出全力,他怎麼會有那個錯覺,認為自己能夠打敗對方呢?
  戴琳放低重心,首先進攻。一記迴旋踢不偏不倚踢往Nathapon的臉,攝影師舉起手,鋼鐵護手替他擋住了這一記攻擊,但戴琳沒有停下動作,腿一抬一踢,Nathapon毫無招架之力。以戰鬥經驗來說,這女孩明顯的比自己擅長太多了,畢竟對方可是從小就習武之人,就算沒有那個意思,身體本能也會自動帶著她行動。就像現在,戴琳一個側踢,擊中Nathapon的側腹,痛的他忍不住跪倒在地上,幾乎要站不起來。戴琳停止了攻擊,搖搖晃晃的看著他,將腰間的酒瓶遞到嘴邊。
  就是現在。
  子彈射出,瞄準了戴琳的頭。然而對方只是輕描淡寫的撇了個頭,子彈只在她臉上擦出一條淡淡地血痕。
  完蛋了。Nathapon心想。

  一聲不知道是從哪出現的槍響,讓戴琳瞬間瞪大了眼,往後踉蹌了幾步,她中彈了。
  雖然不知道是誰出手幫了他,但Nathapon沒有放掉機會,子彈上膛,射擊。戴琳嘖了一聲,從背包裡拿出了緊急糧食,想盡快回復。Nathapon瞄準了戴琳的手,將她手上的食物給打落。子彈貫穿掌心,痛得戴琳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讓她瞬間清醒。對方的尖叫聲也讓Nathapon遲疑了會。畢竟他一點也不想殺人,這樣真的好嗎?
  在他猶豫的同時,戴琳重新站好,右手垂在身側,鮮血沿著指間滴落,在腳邊聚集成一小灘艷紅。

  「不玩啦。」
  「什麼?」

  戴琳舉起殘存的左手,Nathapon警戒的舉槍,但是戴琳只是嘆了口氣,將腰際繫著的空酒瓶扔掉。
  「我的酒喝完啦,不打啦。」戴琳比了個槍的手勢。「你就快動手吧,我想睡啦。」
  「可是……」
  戴琳不耐煩的打了個哈欠。Nathapon咬了咬下唇,閉上了眼睛。
  槍聲大作。少女往後躺倒,再也沒有動靜。

  Nathapon渾身脫力的跪坐在地,就剩一個人了,然而他也沒有子彈了,最後的兩發。要不是他盡快解決,就是自己先被殺死。代表禁區的紅光閃爍著,得在時間到以前,找出對方才行。
  然後,一個硬物硬生生的砸上Nathapon的腦袋,他的眼前頓時染成一片血紅,整個人往旁邊傾倒,但手還是抓緊了槍,那是他最後的機會。扭曲變形的黑傘掉在一旁,Nathapon這時才知道了,潛伏在一旁的到底是誰。身著黑衣的俄羅斯特工帶著淺笑走出一旁的陰影,雙手高舉。

  「你撐的比我想像的還久。」
  「……剛才,謝謝了。」Nathapon的手還在微微的顫抖著。「那現在呢?」

  「看你吧。」Alex兩手一攤,將彈夾已經空了的柯爾特巨蟒往地上一丟。「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這麼剛好。」Nathapon笑了一下,將手中的魔彈射手隨手一放。禁區關閉的警報聲大作。Nathapon伸出手,對著Alex一笑。
  「Nathapon.Liamlai,攝影師,請多指教了。」
  Alex愣了一下,隨即輕笑一聲,握住了Nathapon對他伸出的手。
  「Alex.Pajitnov,特務。」

  最後一處禁區關閉。
  本次實驗無人生還。《Fin.》

【BS/特工X攝影師?】📷X👓(???

※什麼都想寫一下
※想寫刀也想寫肉肉肉
※然而社畜工讀生還是乖乖上班比較好
※我到底原本想要寫什麼啊天啊
※ooc大概是註定了(
※我流的東西大概很多
※問題太多看不下去就會自刪
※已經懶得想標題了(喂

  Nathapon這一下砸的又準又痛,槍托狠狠敲在腦門上,讓Alex差點就暈了過去,眼前甚至已經不是冒點星星的程度,始作俑者正站在一旁,驚慌失措之餘,雙手還是反射動作的舉起相機,按了好幾次快門。
  Alex被一個小小攝影師用鈍器砸出爆擊的畫面,不拍下來真是太可惜了。

  「……你差點殺死我,Nathapon。」Alex揉揉發腫的後腦,一邊吃掉之前做出來的泥鰍湯,傷口緩慢的...

【BS/特工X攝影師】並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東西(

※隨手
※這兩個我越看越可愛
※好想寫肉
※好想寫有病又黑掉的攝影師
※我以後不會在音樂課上看肉文了(到底
※我心中的Alex就是個總攻謝謝(雷包

  Alex一把揪起Nathapon的領子,把攝影師給抵在牆壁上,壓得對方毫無反抗能力,雙手使勁地想扳開Alex的手,但仍舊是徒勞無功。
  特工的左手還拿著一台相機,是Nathapon先前藏在隧道的那一台。他看不清他墨鏡底下的表情,腦袋裡的想法只剩下拿回相機這件事,不過AIex當然不會給他任何機會,他自顧自的檢視起了相機的內容。
  「這張拍的倒是不錯。」Alex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鬆開了抓著攝影師的右手。Nathapon...

希望有生之年內可以把查希爾的研究日記解開,然而連神輪都做不出來的我還是別妄想拿神輪吃雞好了(

上一页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