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戰國BASARA/瀨戶內海】風平浪靜(人魚paro)

※重新開始的人魚paro

※終於要正式來了好嗨喔(?

  他們是那一片蔚藍之中,最崇高的存在。
  沒有人知道他們為何存在,也不清楚他們的目的。
  於是便有了各種神話與傳說,關於海洋的,關於人魚的。能媚惑人類的人魚之歌,是靠海之人的尊敬與信仰。

  一直到人類殺了第一條人魚。
  自那時起,傳說變成了笑話,吃下人魚的肉就能長生不老。

  猖狂的人類恣意地捕捉人魚,作為貴族間的炫耀之物。於是海邊再也沒有歌聲、魚群不再聚集,漸漸的,靠海的人們離開了海,僅存的人魚也躲了起來。
  海洋與人,再也沒有交集。

  而改變這一切的,卻又是源於人類。

---------------------------------------------------------

  元就憤恨不平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上半身靠在岸邊,瞪著自己的尾巴。

  身為七海之中最崇高的種族,他怎麼也沒有料到,自己花了無數心力去保護的族人們,竟然會中了人類的埋伏。天曉得他們是怎麼找到他們的藏身之處的,甚至不惜動用大型船隊,就只為了滿足他們嗜殺的慾望。
  簡直噁心至極。

  元就仰起頭,陽光照耀的蔚藍海洋閃著奇異的光芒。

  好不容易才逃走,但也和其他的族人都分散了,逃跑途中,尾巴被人類的魚叉給插中了,鮮血在海水中漸漸擴散,過多的鹽分讓傷口刺痛不已,要是讓傷再惡化下去,不用等到人類的捕殺,他就會因為失血過多先死。

  他要是死了,那麼這麼久以來付出的一切,都將被人類摧毀殆盡。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元就自己也知道,以他現在的狀況,要是真的碰上了人類,他自然也沒有機會能逃走。

  這麼想著的同時,本來空無一物的藍天,出現了一張臉。
  不對,不是從天空,是從他的背後。

  元就本能的往後轉,濺起一陣水花。他所看到的那個人,也用一種他無法形容的的表情看著他。人類披著一件短外套,臉上戴了一個紫色的眼罩,遮住了左眼。一般的人類並不會無緣無故帶那樣的東西,他記得書上說這樣的人類,被稱為「海賊」,是他們人魚最大的敵人。

  逃跑是元就的第一個想法,無奈於自己的傷勢,逃也不是,等死也不是,元就就只是瞪著眼前的人類,一臉要殺要剮隨意的表情。

  人類又過了一下子才回過神來。

  「......你這傢伙,是人魚?」

  見元就沒有反應,人類又稍微思考了一會兒。「你聽的懂我說話嗎?我們的語言是共同的嗎?」

  「吾並沒有汝這廝想的如此低下。」元就擺出了一個極度不悅的臭臉。

  在海洋還和陸地友好的時候,元就就得常常和人類的漁民交涉,人類的語言對他來說,自然是不在話下。不過不知道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海賊的表情茫然,元就不確定是不是因為自己太久沒使用人類的語言,而造成了什麼誤會,又往水裡泡了一些。

  「......老子這輩子,第一次知道原來講話也可以這麼難懂。」

  他的無奈也是能夠理解。距離那一段和平時期已經是千百年前的事情了,語言改著改著,早就已經和那個時候完全不同了。然而元就似乎是無法理解,唯一的想法只剩下「人類都是一群駑鈍的生物」這樣。

  「喂,先不說這個,你受傷了吧?」
  「汝怎麼會知道?」元就有點驚訝。自己從剛才開始就將尾巴泡進水中,即使傷口刺痛著,他也誓死不願意透露自己的處境給敵人知道。

  他不需要憐憫。

  「因為今天的海不對啊。」人類騷騷頭。「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就是一個感覺,碰巧又在這附近的攤上看到了血跡,所以覺得還是來看看好了。你能離開水嗎?我要看看你的傷。」

  「吾不需要汝的幫助。」元就強烈的反抗。「爾等令人厭惡的種族,吾不相信汝。」
  「老子聽不懂那種老掉牙的話啦!你這傢伙真的很難搞欸。」

  海賊沒給元就反抗的時間,伸出手拉住對方。比自己強上好幾倍的力氣使元就一時之間無法掙脫,被人類給硬拉上岸。

  「汝放手!」
  「你安靜一點!我不會害你的!」海賊的語氣變得強硬,讓元就稍微冷靜了點。

  「真是的,帶著這樣的傷泡在海裡,真虧你沒有直接沈到海底去。」
  元就撇開頭。
  「等一下會有點痛,忍著。」紫色海賊不知從哪拿出一個小罐子,從裡頭挖出一點膏狀的物體,塗抹在元就尾巴上的傷口。

  「汝這廝,果然不能相信!」強烈的刺痛讓元就下意識的想抽回尾巴,然而又被對方給扯了回去。「是想害死吾嗎!」
  「我不是說了會痛嗎!」海賊也沒有打算示弱,毫不客氣的回嗆,但手上的動作也沒停下。他又拿出了一卷繃帶,俐落的在塗了藥膏的傷口上纏了幾圈,最後打了個完美的結。

   「......這是?」元就有些發怔。這個人類到底在想什麼?他不殺了他嗎?為什麼要救他?無數問題盤據了元就的腦海。
  「我想塗了那個藥,應該就不會那麼難受了吧?繃帶我綁的夠緊,進水也不會散掉,不用擔心。」

  「為什麼要救吾?」
  「欸?」

  「汝大可放吾一個自生自滅,要不也可以直接殺死吾,畢竟吃了人魚的肉,就可以長生不老不是嗎?」

  元就的語氣極度的憤恨不平。殺了他,他當然怨。但不殺了他,疑惑過頭反而成了一種煩躁。
  「幹嘛要殺你?而且放著有困難的ㄖ......魚不管,才不是老子的作風。」

  海賊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這反而讓元就更加的困惑了。

  「哎呀,你擔心這種事幹什麼,我都救你了,難不成還會害你嗎?」海賊爽朗的大笑著。「倒是你啊,現在要怎麼辦?雖然泡水是沒問題,但是潛水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汝又想做什麼?」
  「前面的地方啊,有個靠海的洞穴,那裡很隱密,如果你躲在那兒,也不容易被其他人發現。」海賊指著不遠的一大塊礁石後,元就根本看不到他所說的地方。「怎麼,要去嗎?」

  元就抬頭看了看太陽,刺眼的讓他無法睜開眼睛。最後,他看向海賊。

  「吾就相信你一次。」


  這便是,那個故事。

  那個關於人類與海洋,永恆的故事。

---------------------------------------------------------

  「說起來,你叫什麼名字啊?」
  「汝不配知道。」
  「那叫你死魚好了。」

  「......吾乃毛利元就,海的領導者。這片海洋的一切,都是吾的掌中物。」
  「喔呀,本大爺叫長曾我部元親,人稱西海之鬼的海賊。請多指教啦。」《Fin.》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