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就當我是練手感】

※並沒有cp
※這兩個都是我的愛角
※查希爾是天使你們懂嗎
※納塔朋也是天使反正他們倆都很可愛
※我只是想寫餵鳥的查希爾被攝影師偷拍(#

  查希爾盯著右手指尖上佇立的鳥兒,金色的眼睛緩慢的眨著,綠色的小鳥兒啾啾的叫著,低頭啄食他手上的食物,他不知道這種小鳥的名字是什麼,只知道牠們的歌聲十分好聽。在這個充滿殺戮的島上,是屬於令人放鬆的存在。
  然後下一秒,一個喀嚓聲自查希爾背後的樹叢裡傳來,綠色鳥兒又啾啾了幾聲,輕巧的拍拍翅膀飛走了,只留下了幾片羽毛。
  查希爾板起臉,回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那個攝影師,原本就亂糟糟的頭髮裡卡著樹枝和幾片葉子,一隻腳舉在半空中,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手裡還抱著相機。尷尬的場面。

  查希爾緊盯著納塔朋,對於這個人,他覺得自己應該充分的表達出他的厭惡,然而看在納塔朋眼中,查希爾本人看上去毫無威脅性,扣除掉他手上的那組環刃以外。
  眼看查希爾已經舉起武器,做好了戰鬥的準備,納塔朋只顧著拍照,身上只有一把雙動式左輪SP,和零零散散幾顆子彈,連補品都沒有,要不是他現在就逃跑,就是死在這裡,哪個都不是太好,情急之下,納塔朋撇到了自己的相機。

  「......你想不想看其他種鳥的照片?」納塔朋把自己的命都賭在相機裡了。「你好像很喜歡那些小東西的樣子,要嗎?」
  查希爾警戒的盯著納塔朋,腳步往後移動了點。金色的眼睛仍然盯住納塔朋,不過眨眼的頻率倒是減漫了些。他記得有聽研究人員說過,可以從查希爾的表情看出他的心情,起初納塔朋只覺得這些人比他想像中的還要沒事做,現在的他反而覺得這個情報終於派上用場了。
  納塔朋小心翼翼的走向查希爾,祈禱對方不要對他出手。他可沒有把握可以逃出查希爾的射程範圍內。
   「這個啊,是畫眉鳥喔。」納塔朋把相機的螢幕轉向查希爾,相片上,小巧的鳥兒站在綠葉之中,白色的羽毛在眼尾畫出了一條優雅的弧線。「然後這個啊,是在日本拍到的鶴喔。」
  納塔朋如數家珍的翻著照片,查希爾也在他身邊坐了下來,歪著頭看著攝影師手中小小的螢幕。

  如果他閉起眼睛超過兩秒,那代表一種肯定。

  納塔朋想起了研究人員說過的話。他抬起頭的時候正好和查希爾的眼神對上,查希爾閉著眼,正好在兩秒後重新張開。那一雙金色的眼睛,讓納塔朋想起了夕陽餘暉下的稻浪,金黃耀眼。

「查希爾,你先別動。」納塔朋拿起相機,在查希爾有任何拒絕的反應以前按下了快門。
查希爾微微皺了下眉,又直盯著納塔朋看,三秒。他又不喜歡他了。
「你的眼睛,很漂亮喔。」納塔朋傻笑著。查希爾不太懂這有什麼好笑的。

  禁區準備關閉的警報聲響起,提醒了他們倆所在的森林正好是禁區。納塔朋重新背好相機,起身時拍拍褲子上的灰塵。
  「禁區差不多要關了,你也快走吧。」不等查希爾回應,納塔朋三步併做兩步,小跑步離開,畢竟自己本來就是為了活命才拖住查希爾,他可不想死在禁區裡。
  走出禁區後,查希爾依舊是毫無表情的樣子,但是從他看著納塔朋離開的方向,眨眼的間隔說明了他對於這個奇怪的攝影師,其實也不會那麼反感。
  金色的眼睛緩慢而輕巧的眨了眨。《F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