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BS/特工X攝影師?】📷X👓(???

※什麼都想寫一下
※想寫刀也想寫肉肉肉
※然而社畜工讀生還是乖乖上班比較好
※我到底原本想要寫什麼啊天啊
※ooc大概是註定了(
※我流的東西大概很多
※問題太多看不下去就會自刪
※已經懶得想標題了(喂

  Nathapon這一下砸的又準又痛,槍托狠狠敲在腦門上,讓Alex差點就暈了過去,眼前甚至已經不是冒點星星的程度,始作俑者正站在一旁,驚慌失措之餘,雙手還是反射動作的舉起相機,按了好幾次快門。
  Alex被一個小小攝影師用鈍器砸出爆擊的畫面,不拍下來真是太可惜了。

  「……你差點殺死我,Nathapon。」Alex揉揉發腫的後腦,一邊吃掉之前做出來的泥鰍湯,傷口緩慢的癒合中。這東西還真不是普通的噁心。

  兩人躲在巷弄旁的一間小破屋,入夜後,巷弄這一帶幾乎不會有人接近,Alex乾脆直接佔地為王,打算趁著天亮前,完成他的目標。
  「抱歉,我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會出來。」攝影師傻笑著,相機就擱置在一旁,鏡頭對準破屋的窗外。「你找到需要的東西了嗎?」
  「算是吧。」Alex從風衣的口袋裡掏出一個零件,說是從路邊的電視上拆下來的。Nathapon不知道那東西的實際用途,只知道Alex說,他要來試試JP的計畫。小黑客總是興致勃勃的扛著一堆的奇怪零件,說要發揮他的聰明才智,做出沒有人做的到的大事……

  然後下一秒,被Hart給一吉他敲死。
  替JP默哀一分鐘。

  「男孩,我需要你幫忙。」Alex少見的拿下了墨鏡,藍色眼睛仍舊是那樣的沉靜。「剛剛給你的飲料,還在嗎?」
  Nathapon翻找了自己的背包,在一堆未拆封的底片裡翻出了先前Alex交給自己的運動飲料。
  「做的好。」Alex連頭都沒抬,手上的動作飛快。看對方陷入了完全專心的狀態,Nathapon也不打擾Alex,靜靜的在旁邊查看著設置在各地的相機裡的照片。其中幾張可以很明顯的注意到,有些人似乎發現了相機的存在,例如看準鏡頭,比了個V字的Silvia。

  外頭有狗的叫聲。禁區關閉的警報聲響起。他們這區大概會等到早上才關閉,時間還很充足。
  Nathapon趴在桌面上,帽子隨手扔在一邊,睡眼惺忪的看著仍在作業中的Alex,吃了點東西後,少數有能夠這樣放鬆的機會,也就開始想睡覺了。
  「累了就睡一下,出事我會叫醒你。」Alex依然沒有抬頭,只是伸手揉揉Nathapon的頭髮,又埋頭工作,Nathapon發出一聲模糊不清的應答。如果是其他人,他就只是小睡片刻,也一定會先架設好相機,但Alex,如果是他,Nathapon倒是不覺得有需要相機。

  Alex說過的,會帶著他一起走的,他相信著。
  ……真的好累,就睡一會兒吧。

————————————————————————
  
  Alex伸了個懶腰,陽光照射的桌面上擺著一台筆記型電腦和一個藍色的USB。
  他照著JP的原定計畫,找出了損毀的筆電,並將其修復,又從小黑客身上(當然是屍體)拿走了那個據說能夠關閉整個系統的USB。天曉得這孩子竟然有這樣的聰明才智,看來以後可得找機會好好回報他了。
  再過一會兒就輪到巷弄成為禁區了。Alex闔上電腦。一旁的攝影師還沒有醒過來,平穩的鼾聲傳來,睡的比想像中的熟。看來昨天在食物裡放的安眠藥量不會太多。
  特工戴回那宛如註冊商標的墨鏡,簡單收拾了些東西,然後他看向Nathapon和他的相機。

  「希望有一天,你能夠用自己的眼睛看著這一切。」

————————————————————————

  Nathapon是被桌上的騷音玩偶給吵醒的。
  他揉揉眼睛,發現身旁的人早就已經走了。Alex在他睡著的時候,丟下他一個人走了。Nathapon有些生氣,但更多的是空虛感。

  他甚至沒有拍下Alex離開的時刻。
  擺在一邊的相機底下壓著某種東西,是張紙條。

  『到研究中心找我。』

  紙條上是一句歪歪斜斜,極度難以辨識的泰文。連Nathapon看了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閱讀障礙。靈光一閃,他才驚覺這是Alex留下的紙條。或許是為了避免自己被其他人殺死,Alex刻意以只有Nathapon看的懂的泰文留下訊息,目的是分散風險。
  藍色的USB靜靜地躺在相機旁。
  攝影師只是愣了幾秒,隨後便抄起自己的其中一部相機和魔彈射手,以及那個USB,連一點食物也沒帶,隻身一人衝進了解除封鎖的區域。

  那個人還在等他。
  而這次,他不想忘記。

————————————————————————

  「一群瘋子。」Alex掄起殺人魔屍體旁的電鋸,用盡全力往修女的身上砸,一個爆擊瞬間將尖叫著的Chiara給殺死。
  入侵了研究中心後他才發現後續的問題才嚴重,先別說其他還沒喪命的實驗體,還有那個到處走來走去,隨時等著賞你一發子彈的Dr.Mejie,要依照JP說的找到主機,根本是天方夜譚。Alex從Jackie身上帶走幾份食物,又拿走了Chiara的手中那把長光。
  傻小子還沒出現,拜託別是死在半路上了。Alex隱身在牆邊的陰影處,仔細觀察著周遭的動靜,時不時還會聽到幾聲淒慘的尖叫哀嚎。

  然後冰冷的槍管抵住了Alex的後腦。

  「不准動。」
  Mejie站在Alex身後,目光冷冽。實驗體竟然突破限制,闖進研究中心,作為整個BS計畫的負責人,他當然是不能容許這樣的事發生,見一個殺一個,直接除掉問題的根源。
  「沒想到駭進來的竟然是你呢,Alex Pajitnov。」
  「我也沒想過是你會先發現我呢,Mejie老頭。」

  Alex勾起一抹謎樣的微笑,掏出那把預藏已久的脈衝刺刀。

————————————————————————

  等Nathapon抵達研究中心時,裡面的戰鬥已經告一個段落了,原本連連不斷的槍聲也緩了下來,但他還是躡手躡腳的走進全然陌生的地方。
  「說是叫我來,但是也沒告訴我要在什麼地方會合啊。」攝影師對於自己認路的技能非常沒有信心。不過沒多久,他就發現要找到Alex,應該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困難。
  跟著屍體走就對了。

  爬了幾層樓,繞了幾圈後,Nathapon才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像是控制室的地方,裡頭擺滿各式各樣的研究儀器和電腦。倒在地上的,是已經失去心跳的Dr. Mejie,不遠處的血泊中有個黑色的人,苟延殘喘著。
  是Alex。

  Nathapon無視引來敵人的風險,大聲喊著Alex的名字,想要替對方回復的同時也才想到,自己根本什麼都沒帶就跑出來了,現在的舉動根本就是找死。
  聽見Nathapon聲音的Alex試圖撐起身子,然而Mejie對他開的那幾槍不偏不倚的打中臟器,生命一點一滴流失的情況下,他已經沒有力氣再有任何動作,逐漸朦朧的視線裡是熟悉的橘色外套,拎著把小破槍和相機的攝影師幾乎都要哭出來了,小心翼翼的將Alex給移動到牆邊,同時也注意到那一件黑色的風衣顏色變得更深了。
  「Alex,能聽見我說話嗎?Alex?」
  特工眉頭緊皺,墨鏡早就不知道碎到哪去了。淺藍色的雙眼顏色變得混濁,Nathapon認得那樣子的眼睛,他沒有再多說什麼。

  特工輕輕咳了一下,嘴裡吐出來的是斷斷續續的俄羅斯文,Nathapon沒有那個自信可以理解。Alex吃力地抬起手,指著前方的一台電腦。
  Nathapon努力思考了一會兒,才搞清楚Alex的意思,於是他拿出了USB,走向電腦。
  於此同時,宣告禁區關閉的警鈴聲響起。

  還有九秒
  Alex閉上了眼睛。

————————————————————————

  等攝影師恢復意識,他發現自己躺在房間的床上。
  看來剛才的那場實驗已經結束了,而還保有記憶的他,是最後的倖存者。

  Nathapon只知道自己將Alex交給他的USB插進電腦裡,接下來眼前一黑,什麼也不清楚了。
  旁邊的桌子上擺著相機,是他帶進實驗裡的那一台,Nathapon再次檢視著裡頭的相片,深怕自己遺漏了什麼東西。

  那幾張照片不能說是好看,甚至該說是無法理解。劇烈搖晃的鏡頭只能拍到隱隱約約的一抹橘色,連續好幾張都是類似的影像,直到最後一張。
  照片上的自己熟睡著,而靠在他身邊的,是Alex。晃動程度極大,畫面也歪的不像話,毫無重點可言,然而這樣的照片卻讓Nathapon足足盯了十五分鐘,直到Nadja來敲他的房門叫他起床,才讓他回過神來。
  前往食堂的路上,Nathapon遇見了幾個人,大多都是輕鬆自在的樣子,從他們的反應看來,那場實驗的確是自己贏了。

  只有最後活著的那一個,才會記得一切。

  特工就坐在食堂的角落裡,一樣是一份報紙遮住了臉。
  「嘿,Alex,我是來跟你說,很感謝你的幫忙。」
  「什麼幫忙?」Alex放下報紙,眉宇之間流露出疑惑。「直到不久前,我們才是第一次講話。」
  「噢,沒什麼,我大概是搞錯了吧。」Nathapon低下頭,看著手裡的相機。他忘記了,只有自己會記得的這件事。
  「如果沒事的話,我建議你可以回去再睡一會兒,或是到外頭走走。」Alex露出了一個營業式笑容,委婉的要Nathapon離開。

  無力感湧上心頭。
  Alex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心情拍下這張相片的呢?又是為什麼要拍呢?
  一切他都不知道,也不會再有人知道了。

  Nathapon盯著那張照片幾秒,最後按下了刪除鍵。

《Fin.》

————————————————————————

  我流設定是每次研究結束後,所有人的記憶都會被洗掉,只有存活的人還記得,然後就變成了一種「你記得了,但是大家卻都忘了」的感覺
  應該可以看出來前後文風不太合拍……總之就都是亂撇亂寫,這點小問題就算了,放置不管也沒事的(不
  明天還要早起上課為何我還不願意好好去睡覺(躺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