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BS/攝影師視角】標題苦手(

  話不多說先上圖
  之前打的某一場,最後一禁,彰一爸爸剛好被酒妹打死,全身都被扒光然後被棄屍(

  用攝影師苟到酒妹補耗光,硬是尻死她後竟然抓不到開隱蔽+光學迷彩+技能發動的特工,還被他用紫武絕望爆擊,雖然打到他殘血,但拖到最後一秒還是沒能殺掉他,雙雙死在禁區,打完後整個超級不爽,於是決定寫文(到底

為什麼這個世界的特工都那麼愛玩躲貓貓,你他媽再躲啊,再躲啊混帳(崩潰掃射

——————————————————

  最後一個禁區,最後三個人。

  Nathapon吞了吞口水,握著魔彈射手的手微微顫抖。黛琳慵懶的靠在教堂的門口,臉頰紅通通的,腳邊散著一地的空酒瓶。看到Nathapon的到來,她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右腳輕點地,劃了個半圓,手上的剪刀手閃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冷光,完美的攻擊架勢。
  「還有,一個人呢?……算了,不管他。」黛琳聳聳肩,打了個小聲的嗝。Nathapon不覺得自己有機會打的贏黛琳。中國少女在不久前才在他面前將那個日本男子給輕鬆殺掉,而且只用了腳。Nathapon雖然不太瞭解中國武術,但是看上去,那女孩根本就還沒使出全力,他怎麼會有那個錯覺,認為自己能夠打敗對方呢?
  戴琳放低重心,首先進攻。一記迴旋踢不偏不倚踢往Nathapon的臉,攝影師舉起手,鋼鐵護手替他擋住了這一記攻擊,但戴琳沒有停下動作,腿一抬一踢,Nathapon毫無招架之力。以戰鬥經驗來說,這女孩明顯的比自己擅長太多了,畢竟對方可是從小就習武之人,就算沒有那個意思,身體本能也會自動帶著她行動。就像現在,戴琳一個側踢,擊中Nathapon的側腹,痛的他忍不住跪倒在地上,幾乎要站不起來。戴琳停止了攻擊,搖搖晃晃的看著他,將腰間的酒瓶遞到嘴邊。
  就是現在。
  子彈射出,瞄準了戴琳的頭。然而對方只是輕描淡寫的撇了個頭,子彈只在她臉上擦出一條淡淡地血痕。
  完蛋了。Nathapon心想。

  一聲不知道是從哪出現的槍響,讓戴琳瞬間瞪大了眼,往後踉蹌了幾步,她中彈了。
  雖然不知道是誰出手幫了他,但Nathapon沒有放掉機會,子彈上膛,射擊。戴琳嘖了一聲,從背包裡拿出了緊急糧食,想盡快回復。Nathapon瞄準了戴琳的手,將她手上的食物給打落。子彈貫穿掌心,痛得戴琳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讓她瞬間清醒。對方的尖叫聲也讓Nathapon遲疑了會。畢竟他一點也不想殺人,這樣真的好嗎?
  在他猶豫的同時,戴琳重新站好,右手垂在身側,鮮血沿著指間滴落,在腳邊聚集成一小灘艷紅。

  「不玩啦。」
  「什麼?」

  戴琳舉起殘存的左手,Nathapon警戒的舉槍,但是戴琳只是嘆了口氣,將腰際繫著的空酒瓶扔掉。
  「我的酒喝完啦,不打啦。」戴琳比了個槍的手勢。「你就快動手吧,我想睡啦。」
  「可是……」
  戴琳不耐煩的打了個哈欠。Nathapon咬了咬下唇,閉上了眼睛。
  槍聲大作。少女往後躺倒,再也沒有動靜。

  Nathapon渾身脫力的跪坐在地,就剩一個人了,然而他也沒有子彈了,最後的兩發。要不是他盡快解決,就是自己先被殺死。代表禁區的紅光閃爍著,得在時間到以前,找出對方才行。
  然後,一個硬物硬生生的砸上Nathapon的腦袋,他的眼前頓時染成一片血紅,整個人往旁邊傾倒,但手還是抓緊了槍,那是他最後的機會。扭曲變形的黑傘掉在一旁,Nathapon這時才知道了,潛伏在一旁的到底是誰。身著黑衣的俄羅斯特工帶著淺笑走出一旁的陰影,雙手高舉。

  「你撐的比我想像的還久。」
  「……剛才,謝謝了。」Nathapon的手還在微微的顫抖著。「那現在呢?」

  「看你吧。」Alex兩手一攤,將彈夾已經空了的柯爾特巨蟒往地上一丟。「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這麼剛好。」Nathapon笑了一下,將手中的魔彈射手隨手一放。禁區關閉的警報聲大作。Nathapon伸出手,對著Alex一笑。
  「Nathapon.Liamlai,攝影師,請多指教了。」
  Alex愣了一下,隨即輕笑一聲,握住了Nathapon對他伸出的手。
  「Alex.Pajitnov,特務。」

  最後一處禁區關閉。
  本次實驗無人生還。《Fin.》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