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刀劍亂舞】一直想玩玩看的梗

※CP→伊達組
※有虐不要打我
※刀劍破壞有
※一小段而已
-----以下正文-----

刀落。
大俱利閉起眼睛,卻沒有感受到該有的痛楚。
「小黑你在幹嘛!快點站起來!」

張開眼,是燭台切的臉。他替大俱利擋下了敵人的攻擊。
「光忠你...」大俱利愣住了。

血。從燭台切的額頭滴落。

「光忠你瘋了嗎!你在幹嘛!」大俱利控制不住的大罵。刀鋒一轉,乾淨俐落的將剛才失手沒有破壞掉的大太刀直接斬首。

「呦,小黑,做的好啊。」燭台切笑了笑,然後突然往後倒下。

「光忠!」顧不得自己的傷,大俱利衝向燭台切,在他撞上地面前扶住他。這才發現他背上那條長長的,幾乎深可見骨的血痕。不祥的深紅幾乎快暈染在整件西裝上。

「光忠光忠!不可以睡著!」大俱利抱著他。他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

害怕失去燭台切。

「吶,我會沒事的啦。而且這種死法一點也不帥氣啊。」燭台切抬起手,輕柔的覆上大俱利的臉頰,抹掉滑落的兩行清淚。「所以你就不要哭了,一點也不帥喔。」

「誰管你啊!我才沒有哭!你給我撐下去!我馬上帶你回去!」

「啊啊,還沒見過你這麼不冷靜的樣子呢…」燭台切再次露出了招牌的燦爛微笑。「但還是一直最想看看...你笑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呢…」

「光忠?光忠?」大俱利輕輕搖搖燭台切的身體。在意識到他永遠不會再起來跟自己說一堆廢話之後,大俱利哭了。

刀刃斷裂的聲音迴響在戰場上,和哭聲交錯成一首淒涼的哀歌。

後記:
嗨嗨!我又來話嘮了(遭踹

這是在課本上寫出來出現的點子,然後我就把它打出來了

我真的覺得我只會弄那種要虐不虐的渣渣了...(躺

然後我的光忠沒有斷,我還硬要想斷刀梗...(扶額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