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刀劍亂舞/三山】心靈潔癖2.

※cp→三日月宗近X山姥切國廣,微燭台切光忠X大俱利伽羅

※我真的可以再拖久一點(躺

※這次好像沒有什麼三山對不起

-----以下正文-----

晚餐時間,審神者特別要燭台切煮得豐盛一些,慶祝三日月宗近來到本丸。

「吶,今天大家就盡情的慶祝吧!歡迎爺爺來到本丸!」審神者舉起手中的杯子。

「哈哈哈,爺爺我還真受歡迎啊。」三日月搔搔頭。

坐在審神者身旁的的國廣臉色非常的糟糕。

「嗯?小床單你怎麼了嗎?」審神者輕輕推了一下國廣。

「沒事,只是有點累了。」國廣搖搖頭。他絕對不會說是因為三日月的關係。而現在,那傢伙正試圖和坐在自己旁邊的江雪換位子。

「既然三日月殿想換,那就換吧。」江雪柔柔的說。「這樣我也方便照顧小夜。」

「不拜託不要!」國廣站了起來。「拜託不要換!」

「小床單,你怎麼了?」審神者擔心的問。

「就這麼不想和我一起坐嗎?」三日月又伸出手,抓住國廣的布。

「我說過了不要隨便碰我!」國廣用力拍掉三日月的手,然後發現自己闖了大禍。

燭台切的飯匙掉在桌上、安定和清光停止了打架、今劍乘著岩融呆住的時候把他的馬鈴薯吃掉。

所有人都愣住了。

「山姥切國廣!你在做什麼!」第一個說話的是審神者。她用力拍了下桌子。

「...」國廣沒有回答。

「回答我!」見國廣不說話,審神者的火氣衝了上來。

「...我吃飽了。」說完,國廣頭也不回的離開本丸。

「山姥切國廣!給我站住!」審神者大吼。

沒有回應。

「…我到底做錯什麼了...」轉身,審神者趴在桌上,把臉埋進臂彎裡。

「主上,需要我斬殺不聽話的下屬嗎?」長谷部拔刀。

「你住手!就算他耍脾氣,但小床單可是我的主力耶!你如果砍了他,我會直接抓你去刀解。」

長谷部默默的收起刀。

「爺爺...你和小床單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才來了半天,為什麼可以搞成這樣啦…」少女扶額。

「啊哈哈,爺爺我也不知道呢。」三日月傻笑。

但誰也沒注意到,笑容面具底下的真實。

國廣走在回房間的長廊上。老實說他真的沒有想動手的打算,可是那個三日月太超過了!就說了不准碰了還硬來!

還有那個女人也是!三日月一出現,其他的刀就像渣渣一樣被丟在一旁了。

而第一個被丟棄的,就是身為仿冒品的自己。

「我就說了嘛,很快就會對仿冒品失去興趣了啊。」國廣自嘲的笑了下。

然後在轉角處和大俱利伽羅撞在一起。

「喔痛!」國廣搔搔頭,屁股壓在地上有點痛。

「你走路都不看路的啊。」大俱利皺眉,同樣也跌的很狼狽。

知道來者是誰後,國廣下意識的想走。

「你是...那女人的第一把刀吧?」大俱利在國廣經過他身旁時,拉住他的布。

「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我要走了。」國廣有點害怕。大俱利是整個本丸出了名的兇,連審神者都管不動他。能跟他溝通的刀大概只有燭台切一個了。

而這個兇神惡煞的傢伙,正死抓著自己不放。

「身為近侍刀...不去服侍主人,在這裡做什麼?」

「要你管。那你呢?燭台切在找你。」國廣用力扯了下布,但扯不回來。

「光忠的話隨便都好,但是你,問題很大。」金色的眼瞳直勾勾的盯著國廣看。

「關、關你什麼事!」國廣被看急了,更想快點離開。

但大俱利直接站起來,然後把國廣抵在牆上。

等等這是哪門子的超展開啦!國廣吐嘈。他真的不知道大俱利想幹嘛。總而言之,現在的狀況非常的微妙。

「我要你幫我一個忙。你不是也很討厭那個三日月嗎?」

國廣點頭。

「我要整他。需要人幫我。」大俱利一臉認真。

...咦?

完蛋了又是一個殘念系角色了。國廣默默在心裡吐嘈。怎麼一個大人了,還想用「惡作劇」的方式來報復啊?而且先不說這個了,你跟他是有什麼仇啦!

「那個老頭...竟然把光忠幫我留的布丁吃掉了。」大俱利憤怒的說。如果國廣沒看錯,大概再說下去,大俱利的眼淚會直接掉下來。「所以你一定要幫忙。」

「可是惡作劇什麼的,鶴丸君一定比我強啊,你可以找他啊?」國廣真心覺得,轉角遇到愛什麼的都是騙人的。怎麼他在轉角只會遇到大麻煩啊?

「鶴丸那傢伙如果惡作劇被抓,大概只有被融的分。但是你。」大俱利頓了頓。「你是她的愛刀,等級又是最高的,她不會對你下手的。」

為了一個惡作劇,這位大大你想的還真周到啊…

不過,如果是惡作劇,應該不會有事吧?何況三日月真的太過分了!

國廣眼一閉牙一咬,下定決心。

「好,我幫你。」

他們沒注意到的是,在不遠處,被派來抓人的「勸說床單回去吃飯」部隊,燭台切和江雪,正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他們。

「那兩個人...」江雪無言。「原來主上電腦裡的都是真的啊…」

「小黑!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竟然偷吃啦!」燭台切像是怨婦一樣,咬住手套。「虧我這麼愛他...」

江雪只能拍拍燭台切的背,表示安慰。

看來本丸有更多新麻煩要處理了

《TBC.》

後記:
嗯哼又是我了
一樣斷在討厭的地方,我該檢討了(妳也知道
最近伊達組吃很多,所以就加了一點...好對不起我錯了(跪
不想段考...每次段考都是我靈感突然爆增的日子(捂臉。現在還有一篇伊達組肉和一篇俱利壓切在手機裡,還有手寫的燭壓肉...我可以再去找自己麻煩沒關係
如果我把手寫的拍照傳上來,會有人想看嗎?(但是我字超醜)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