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刀劍亂舞】當妳離開後

※梗來自班上同學好不容易搶到帳號卻棄坑了

※刀劍破壞有

※我家審神者亂入


-----正文開始-----


「吶吶,光忠,主上要回來了嗎?」今劍拉拉正做菜的光忠的褲管。「今劍好想主上。」


光忠放下菜刀,蹲下來,揉揉今劍的頭髮。


「她會回來的,我保證。」光忠笑了笑。但是,他根本無法確定。


他們的審神者已經很久沒有來了。有時候,他們幾乎快想不起來主人的模樣。


沒有人知道她走了多久,反正也沒有人要算時間。


那會很痛。


匡啷的巨大聲響從大廳傳來。


「吵死了!病貓!」


「你才是呢!沒人愛!」


光忠嘆了口氣,順手拍拍今劍的背。「我去阻止他們倆。」


「你叫誰病貓!死三八!」獅子王抽出自己的刀。


「怎樣啦病貓!來打架啊!」清光也不甘示弱的拔出刀來。


「通通都給我住手!」光忠及時出現,阻止兩人開始打架。「每天都打,不煩嗎!」


「是那傢伙先開始的!」獅子王指著清光,還是不肯放下刀。


「要不是你出現,主人也不會不見!」清光也吼了回去。


「我說過了,主人不見不是任何人的問題。」光忠一把揪住清光的領子。「不要再怪任何人。」


「明明就是這傢伙的錯!」清光哭了出來。「為什麼別人的主人都願意照顧自己的刀,我們的主人卻不肯...」


光忠心中此時也是五味雜陳。


他還記得,自己剛來到時,那孩子臉上的表情。


是多麼的快樂。


可是獅子王來了之後沒多久,她只留下了「我最近有點忙,沒辦法來了,抱歉喔」這句話。


他們等。


一天。


兩天。


一個月。


她再也沒有回來過。


每天看著別人的主人,但自己的卻...


就算是光忠,也已經快撐不下去。


「...什麼都沒用了。」光忠放開清光。「都來不及了。」


「什麼意思...?」獅子王怯生生的問。


「…政府已經說了,要回收我們。」


「不可能!我們的主人,她一定、一定會回來...」「不會了!」光忠硬生生打斷清光的話。


「她已經,不要我們了。」


過去那些話,全部都只是心理安慰而已。


只是在欺騙自己而已。


光忠聽到細細碎碎的啜泣聲。


他自己也不想等了。


失去主人的刀,已經沒有繼續生存的意義。


「...光忠,你生氣了嗎?」今劍從廚房跑出來,小小的手輕輕拍著光忠的背。


光忠搖搖頭。可是心中那股不諒解和悲傷早已超過他的精神承載極限。


「光忠...?」獅子王小心的問。


「對不起。」當光忠再次抬頭時,順手解掉了右眼上的眼罩。他們第一次,看到光忠極力隱藏的過去。


紫青色的眼眸漫出一股濃濃的殺氣。


「光忠?你要幹嘛?」清光警戒的看著他。他注意到,光忠金色的那隻瞳子慢慢轉變成鮮紅色。


像是在渴望著鮮血般。


「...我不會再讓你們感到痛苦了喔。」光忠笑了笑。卻是令人感到無比的毛骨悚然。「主上不在了...」


...所以啊,我不想讓你們再孤單的等她回來了。


「光忠住手啦!」清光用力想拔開光忠掐著今劍脖子的那雙手。「光忠你到底怎麼了啦!」


「啊?我只是想讓你們不用再等主上啊。」光忠笑的和以往一樣。


如果那金色的眸還在的話。


今劍小小的腳不停的亂踢,氣管無法吸入足夠的空氣,整張臉紅通通的。


清光聽說過這是什麼。是暗墮。


只是他沒有想過,對象會是照顧自己這麼久的人。


他阻止不了光忠,也救不了今劍。


獅子王躺在自己身邊,一動也不動。榻榻米上滲出一灘艷紅 。


刀刃無情的斷成數節,已經沒有修復的可能了。


光忠的刀直接往獅子王的脖子揮。


今劍的動作漸漸停了下來,四肢軟綿綿的垂下。


清光閉上眼睛,假裝什麼都看不到。


他聽到腳步聲。衣物磨擦的聲音。近得讓他感到恐懼的呼吸聲。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在哭。


光忠在他面前蹲下。


「...清光,我們大家一起去找主人吧。」光忠微笑,刀落。


----------------------------------------------------------------------------


隔壁的審神者已經很久都沒出現了。身為好鄰居,小空覺得,自己應該要去幫忙看看她的刀男們,免得他們餓死之類的。


「那個,我送東西來了喔!」小空禮貌性的敲敲門,沒有人回應。她推了一下。


「欸?沒鎖門嗎?」小空逕自進入別人的本丸。


然後她看到了這輩子再也不會想看到的場面。


「啊?是主人嗎?」燭台切微笑著,就像小空家的燭台切一樣,只是那雙異色的瞳中,滿是殺意。


只是他身邊,還躺著已經無法修復的,三把斷刃。《FIN.》


後記:

嗯嗯我還是生了個不知道在幹嘛的東西出來

班上的同學搶了帳號後竟然跟我說她要棄坑!她怎麼捨得啦!


...這篇就是在憤怒與哀傷的心情下的產物,把光忠搞崩了對不起(跪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