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刀劍亂舞/伊達組】一如往昔

※關於最近,光忠還活著的那個消息

※cp→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

※轉生有

-----以下正文------

俱利伽羅本來以為,自己早就已經走出去了。

所以在看到玻璃另一邊的當下,他沒有想過自己會崩潰。

火焰遺留下的,那無法抹去的痕跡,深深的刻畫在損毀的刀身上。

沒有消失掉。不管是刀,或是那段感情。

也許是因為不想讓別人看見自己的脆弱,俱利伽羅試著堅強的去面對沒有光忠的日子。

卻也把心也一起武裝了起來。

不想和別人打好關係、不要來煩我。

從口中說出的每一句倔強的話,都只是害怕的藉口。

害怕受傷、害怕再次失去。

所以用虛偽的言語來保護自己。

可是當他看到玻璃那邊,那把曾經一起相處了數百年的伙伴時,好像又重新找回了自己丟棄掉的那些過去。

和光忠一起渡過的,那些漫長的歲月。

俱利伽羅彷彿又看到了那個受傷的靈魂,一如他記憶中的那樣,不管自己傷得多重,依然堅定的綻放溫暖的笑。

光忠還在。他從來就沒有離開。

一直都在。

俱利伽羅將額頭貼上冰涼的玻璃櫥窗,淚滴滑落雙頰。

「光忠,我來看你了。」

玻璃那端,已經沒有人看得見的付喪神,依然微笑著,儘管身體已經隨著火焰,纏繞上永恆的傷,卻還是堅守笑容。

金色的瞳,注視著玻璃外,那個哭泣的孩子。

想一直保護他,想永遠陪著他。

數百年來,一如往昔。

《Fin. 》

後記:

觸景生情。

我曾經覺得,自己已經可以放下了。

因為很痛,所以更不想讓別人擔心。

但今天我才真正體會到,已經擁有的傷痛、記憶,再也不會消失。

它會跟著你,直到你能夠放下。

可是我做不到。我放不下。

----------------------------------------------------------------------------

好我覺得沒有人要看我在那邊文青,所以來個正式的(躺

是真的有被狠狠的傷害過,所以才會想出這篇,另外就是因為那個光忠還在,只是半死不活的消息(喂喂喂,就想腦洞一下俱利醬看到光忠時的心情

...幹,虐死我自己了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