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刀劍亂舞/伊達三刀】又是小段子這樣

※cp→鶴丸國永→大俱利伽羅→燭台切光忠

※↑哇喔鶴俱我又不吃我在想什麼

※捆綁play有


-----以下正文-----


即使雙手被禁錮著,但是俱利伽羅還是有辦法阻止鶴丸。


瞪也要瞪死他。


「唉呀唉呀小俱利,不要這樣嘛。」鶴丸扯著俱利伽羅的瀏海,逼他抬頭看著自己。「這麼可愛的孩子,可別老是臭著一張臉啊?」


「…走開。」


「才不呢。花了這麼大力氣才抓到你,不會輕易的就讓你跑了的。」鶴丸繞到俱利伽羅身後,仗著繩子的束縛,恣意的撫摸他的身體。


「你在幹嘛!放手!」俱利伽羅扭著身子想逃,發出不太舒服的抗議。


「我勸你還是不要太大聲比較好喔?要是被別人,像是光忠聽到了...」


俱利伽羅的身子微微一震。


「啊啊對了,好像也沒關係了呢。」鶴丸燦笑。「畢竟光忠他...」


「給我閉嘴!」俱利伽羅大吼。


「還是很在意光忠啊?」鶴丸湊進俱利伽羅的耳邊,輕聲的用言語刺激他。


「可是你也知道嘛,光忠他,回不來了喔?」


「死老頭給我閉上你的嘴!」俱利伽羅想要捂起耳朵,不要聽見鶴丸的冷言冷語,但繩子把手綁得緊緊的,他根本無法動彈。


那番話讓俱利伽羅和光忠相處的那段回憶突然變得無比清晰。


「不要再說了...」俱利伽羅低下頭。


他不想再記起,光忠當時的淚水。


以及刀刃折損的清脆聲響。


「不要害怕喔。」鶴丸在俱利伽羅面前蹲下,溫柔的捧起他的臉。


「我會在這裡,會一直陪你,不會像光忠一樣丟下你的。」


先是狠狠揭開對方的傷疤,再用自己的一切重新掩蓋住那些傷。


鶴丸國永一貫的手法。


「所以,只看著我好嗎?」


《Fin.》


後記:


鶴丸很病這樣


光忠其實是斷刀了這樣


最近寫的都只有一小段一小段這樣,我發現我都開頭無能(躺


整篇都是單向箭頭,然後光忠對俱利醬真的只是親情而已,俱利醬單戀然後白白老頭虎視眈眈俱利醬這樣的鬼東西


我現在好想生光忠x長谷部x俱利醬的3p喔(給我去把節操撿回來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