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刀劍亂舞/伊達三刀】雨與花

※cp→無

※斷刀有

※算是節錄?

※不要看標題那樣,其實和內文一點關係也沒有(喂喂喂

-----以下正文-----

黏膩的空氣中,混雜著煙硝與火藥的刺鼻味道。一片狼藉的戰場,只剩下雨點落在地上時滴滴答答的聲音,和遠方不知名的鳥類,低鳴著不成調的小曲。

紋著龍紋的手動了下。金瞳半睜,隱約看到了躺在自己身邊,一黑一白的身影。

腹部的傷口隱隱作痛著。

平常老是說著什麼染上鮮血後一定會更像鶴之類的話,等到真的渾身染紅之時,一切卻都已到尾聲。純白的羽織,無聲綻放著艷麗的鮮紅花朵。

一直都固執維持的帥氣外表,在刀刃揮下的剎那也無法顧及。黑色的眼罩掉在地上,隱藏於下的淺紫色單眸此時無神的望著烏雲密布的空中,像是要抗議些什麼。

如果看到這樣的自己,他一定會大聲嚷嚷著一點也不帥那種話吧。

莫名的笑了出來。想到他們倆的反應,不知道為什麼,好懷念。

但他知道,那一切都不可能了。失血過多,讓他開始感到寒冷。打在身上的雨水突然像是灌了鉛似的重。已經分不清楚臉上的到底是雨水還是淚水了。水珠順著臉頰,滑落在緋紅的大地上。

下一個就是自己了吧。

終於可以一個人死去,卻感覺到無比的茫然。

左臂還隱約殘留著,光忠手上的傷疤粗糙卻溫柔撫摸的觸感。背後彷彿留著昨天鶴丸像個孩子一樣在自己的背上睡著時,不輕不重的力道。

那明明都只是不久之前的事情,但大俱利卻覺得越來越模糊。

現在他只希望自己可以快一點過去,就不用再面對這些令他感到痛苦的回憶。

即使那些回憶,都無比美好。

後記:

其實這篇出現的理由是因為前幾天我家附近媽祖遶境,一直放鞭炮,超臭,又在下雨(炸

整篇文章唯一想表達的只有第一句(我家附近媽祖遶境),其他的都是湊字用的(喂

然後那個鳥叫是遶境的時候那些北管之類的音樂(什麼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