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刀劍亂舞/伊達組】感冒

(默默的浮起來更新了

最近因為某些私人的事,會消失一個月呦...


※ cp→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
※ 光忠的場合
※ 會有另一篇

-----以下正文-----

難得的,俱利伽羅睡過頭了。

當他起床時,其他的刀們都已經開始在進行個自的工作了。

煩躁的揉了揉睡到亂翹的頭髮,俱利伽羅沒來由的感到不對勁。

是不是…少了什麼?

但他想不起來。還是先起床好了。之後再來想都不遲。


一出房門,就遇到了要馬當番的青江。

「喲,黑龍你醒了啊。」青江依然是用那個曖昧不明的笑容和他說話。

「…不要那樣叫我。」俱利伽羅瞪了他一眼。

「別生氣嘛。」青江笑瞇瞇的說。「是說你今天起的可真晚啊。所以主上把你從
一隊換下來了喔。」

俱利伽羅送給青江一個大臭臉,雖然他平常就都是那個臉。

的確,他很少會睡過頭,所以因為這樣就被換下來讓它比平常更不爽。不禁開始埋怨為什麼光忠今天竟然沒有來叫他。

對了,光忠呢?

俱利伽羅突然找到自己會睡過頭的原因了。

-------------------------

小心翼翼的拉開門。果不其然的看到了還在熟睡的光忠。

俱利伽羅輕手輕腳的在他身邊坐下。伸手碰觸了光忠的額頭。

…好燙。

難怪會睡到現在。估計那女人一定也是知道的吧?才會讓光忠一路睡到現在。

…一想到第一個發現光忠異樣的不是自己,就覺得超不爽。

俱利伽羅起身離開房間。再次回來時,手上多了一條乾淨的毛巾和一盆冷水。

---------------------------


嚴格說起來,光忠是被冷醒的。額頭上的冰涼感讓急速升高的體溫稍稍緩和了些。

睜開眼睛時,正好和俱利伽羅對上眼。後者尷尬的別過頭去。

「早安啊,俱利醬。我好像感冒了呢哈哈。」光忠懶洋洋的打了個招呼。「小鳶她啊叫我今天留下來休息,讓岩融桑上去替補了呢。」

俱利伽羅只是默默的盯著光忠看。

「不過俱利醬不用出陣嗎?」

「…我睡過頭了。還有現在是中午十二點。」

短短的一下子沉默。隨即因為光忠的笑聲讓有點尷尬的幾秒彷彿沒存在過。

「哈哈哈哈哈就跟你說過了要學著自己起床啊!都這麼大了還跟個孩子似的哈哈!」

俱利伽羅突然很想用毛巾糊他一臉。

屁咧你才小孩你全家都小孩啦!

「要是哪一天我真的忘記叫你起來了怎麼辦啊哈哈哈咳咳!」

「光忠!」俱利伽羅拍拍光忠的背。「咳出來會好一點的。」

雖然還是那張萬年臭臉,但是光忠看到了俱利伽羅擔憂的眼神。

這小子真是的。

「哎呀哎呀,這樣子果然還是帥不起來呢。」光忠搔搔頭。

有時候,俱利伽羅對於光忠的腦迴路感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那邊擔心什麼帥不帥的問題啊你!

想歸想,但還是決定不阻止他了。

「對了俱利醬,你吃早餐了嗎?」光忠一問起,俱利伽羅才想起來自己沒吃早餐的事情。

「…不想吃。我不餓。」反正現在也不想讓光忠擔心。與其再麻煩他起來不如說不要。


接著他的胃就出賣了他。


「…你果然,還是會餓嘛。」光忠默默的吐槽。

幹你閉嘴好嗎!俱利伽羅對於謊言被自己戳破感到想死。

「那我去弄點什麼給你吃吧。」光忠打算起身。

「喂喂,你現在可以嗎?」

「那當然,煮飯這種小事,我還是做得到的好嗎?」光忠擺出燦爛到炸的笑容,試圖說服不太相信的俱利伽囉。

接著世界一片天旋地轉。

幸好還有俱利伽羅在。在光忠倒下前剛好扶住他。

「就說了不要逞強啊你是笨蛋嗎!」

「哈哈,帥不起來呢。」

俱利伽羅探了一口氣,把光忠整個人打橫抱起來,再把他塞回被窩裡。

「給我躺好。吃的我會自己處理。」俱利伽羅細心的替光忠額頭上的毛巾換水。

「你要煮飯啊?」光忠又試著起來,馬上就被俱利伽羅壓回去。

「…對啦。所以你給我閉嘴,睡覺。」俱利伽羅起身。「煮好了我會叫你。」

「好啦,我知道了。」光忠閉上眼睛。聽到刻意放輕的腳步聲和關門的聲音。

或許自己應該常常感冒的。光忠心想。

〈FIN.〉

後記:

其實還有小小小後續的但我來不及打了,以後來補


這篇大概…2月就想好了(炸 只是我一直沒空用電腦打,然後又把原稿弄丟了,最近好不容易在整理學校櫃子(?)的時候冒出來了,想說就來打吧

這是最一開始玩刀劍的時候就寫的,在它前面還有一篇三山短篇這樣。文筆什麼的都還很炸的時候弄的…(遠目 奇怪的地方就無視吧(汗

2015/6/1 萱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