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十分鐘短打/真幸/蒼紅】

《真幸》

※現代趴囉,便衣警察x陪酒小姐(喂

※肉體上是真幸,心靈上是幸真(誤

-----以下正文-----

「吶,不喝嗎?」幸村眼神迷濛,若有似無的往真田身邊靠了靠。

真田揪緊褲管,不敢看幸村一眼。但是仍然無法掩飾爬上臉的潮紅。

媽呀真田弦一郎!你在想什麼快醒醒!

真田在心中對自己做著無力的心理建設。

「明明就沒有喝什麼酒,臉卻變得這麼紅呢…」幸村像是抓到真田的小辮子似的,得意的笑了笑,伸出手就要去摸真田的臉頰。


「...呃啊我太鬆懈了!」終於忍不住的真田突然站了起來,讓幸村先是愣了下,接著開始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笑的。」真田有些害羞的搔搔頭。「

我第一次看到不敢喝酒,還來這種地方的客人呢。」一瞬間,幸村的眼底閃過一絲危險的神色。「還是說客人,你來,是另有目的的呢?」

真田回答不出話來。總不能直接就說我是臥底吧!

所以就說了他不要來的!就是害怕有這種突發狀況,連他自己都知道,他這個死腦袋是絕對應付不了的啊!誰知道那個柳沒事裝什麼病!害他得要臨時來幫忙這種他根本做不來的事!

好在救星及時出現。跟著來的切原急急忙忙的衝進腦袋轉不過來的真田和好像發現了的幸村所在的包廂。

「前輩!有人找你!」「你是笨蛋嗎!喊這麼大聲幹嘛!」真田走到切原身邊,往他的頭上拍下去,但是心裡非常感謝這個不速之客的拯救,然後又看向幸村。

「抱歉,我還有急事,先走了。」真田拖著不斷大喊「我什麼都沒有做啊」的切原,簡單和幸村道別。

「嗯嗯,期待您下次的光臨呢…」幸村曖昧的笑了下。「我相信,客人您還會再回來的...」

幸村手中的那張警員證被小心的塞進了沙發的夾縫之中。


《蒼紅》

※AU設定

-----以下正文-----

領頭的團長比了個噤聲的手勢。要是一個不小心,把那頭龍給吵著了,可不是掉腦袋就能解決的事,恐怕是要賠上幾十條命的。

所有人站在龍穴外蓄勢待發,等待團長下令的那一刻。


喀啦。


從他們的背後傳來了石頭敲擊的聲音,所有人往後一看,只看到一個紮著紅色頭帶,不知名的紅衣少年,拿著雙槍,用一種近乎無邪的眼神看著他們。

「你們是誰啊?」少年天真的問。

「你是附近的孩子嗎?快過來,這裡很危險的!」團長看到他,急忙的招手示意少年過去。「等一下就會有一場戰鬥,你要小心一點,這裡可是有...」

「龍嗎?」少年微笑。所有騎士團的人都愣住了。

這孩子,為什麼會知道他們是來屠龍的?

「我想這場戰鬥應該很快就會結束了。」少年轉了轉手中的雙槍,擺出了準備戰鬥的姿勢。「你說是吧,政宗樣?」

最先發現的是團長。黑暗的龍穴之中,露出了蒼龍閃著殺氣的獨眼。

「早就被發現了喔。」天真的少年笑道。那笑容,彷彿就是在嘲笑他們的無知一般。蒼龍怒吼一聲,完全清醒。

「那麼,就麻煩你了喔,政宗樣。」少年對著蒼龍說道。《FIN.》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