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轟→出/勝←出】想不到名字

※cp→轟→出/勝←出
※被自己的存糧虐到(#
※我的天啊一堆坑沒補(眼神死




還不想放手。

綠谷在爆豪打算離開時伸手拉住了他。

「......小勝,不要走。」自從爆豪再度和他講話的那一刻起,綠谷一直都在壓抑著想哭的衝動,只怕這樣的機會稍縱即逝,以後再也沒辦法像這樣和爆豪接觸,一想到這點,就讓綠谷不願意就這樣放手。

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你不是和那個陰陽臉挺要好的嗎?那就去找他,滾開。」爆豪咬咬牙,下定決心要徹底擺脫綠谷。

這樣曖昧不明的關係他也已經受夠了,不論自己推開綠谷多少次,他最後總是會因為某種原因而回到他那該死的人生之中,這樣真的很累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追上自己腳步的幼馴染,總有一天會變成比自己更強大的人吧。

然而自己卻那樣對待他。

自尊心告訴爆豪不許道歉,然而良心時時刻刻都在譴責著他。爆豪能做的,也就只是將綠谷徹底推出他的生活中。


「......笨久,放手。」
手腕的束縛一鬆開,爆豪便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

如果看到那傢伙哭,他一定又會心軟的。



從剛剛開始就找不到綠谷的轟,一聽到同學說他上了頂樓,就立馬上樓找人。只是他所看到的,是呆站在原地的綠谷,和轉身離開的爆豪。那個角度正好是綠谷看不到的死角也因此,爆豪下樓前,低下頭說了些什麼,連看都沒有看轟一眼,又加速腳步走掉。

「照顧好笨久。」


轟當然是知道綠谷對爆豪的感情,但就算知情,他也從不打算就這樣將綠谷拱手讓人。綠谷和爆豪之間的有太多太多他沒辦法相提並論的事情了,也因此,轟很明白,綠谷是不會喜歡自己的。
所以他就只是陪著綠谷,將感情隱藏起來。即使他早就明白自己已經沒有機會了。



「啊,轟同學。」看到轟上樓,綠谷還是像以往一樣,試著笑得不讓人擔心。把淚水都往肚裡吞,只留下微笑。

只是那樣的假象,立刻就在轟將他緊擁入懷的那一刻脆弱的崩解。

「......轟同學都看到了?」
「嗯。」

懷中的人微微顫抖著。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安慰人的那個,一向都是綠谷。

「......吶,轟同學。」
「我在聽。」
「為什麼我又哭了呢?」翠綠色的眼睛濛上水氣,淚珠早就不受控制的滾落臉頰。「我明明就已經打算改掉愛哭的個性了啊?可是為什麼?」

強顏歡笑,卻止不住啜泣。
為了一個人哭,原來是這種感覺嗎?綠谷不懂,只覺得很難受,難受的快要死掉,卻說不出來為什麼。

摟住自己的那雙手又收緊了些。

「......沒事了,真的。」轟溫柔的揉揉綠谷的那一頭亂髮,也只能說出這樣的話。給予他自己全部的溫柔,是轟唯一可以為綠谷做到的事,也是他待在綠谷身邊唯一的理由。

儘管心裡有數綠谷決不會喜歡上自己,轟也已經無所謂了。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