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轟出勝】Sorry , and goodbye

※cp→轟出/勝出

※幹拎娘機掰的虐


  綠谷結婚的那天,轟並沒有和1-A的同學相約,而是自己一個前往會場。自從那一天後,這是他第一次見到綠谷。轟永遠不會忘記那一晚,綠谷哭著告訴他自己很累,不想再看到他受傷,哀求著轟讓自己離開他。

 他能說什麼?轟不是不懂綠谷的個性,他就是那種什麼問題都往自己身上擔,不讓周圍的人受傷難過,能扛的就自己扛的性格。實在讓轟很心疼,即使轟再怎麼想說服綠谷,他不是問題所在,綠谷也還是離開了他,消失的無聲無息。


  然後,等他再次有了綠谷的消息後,卻是收到喜帖。斗大的字體,上面印著的本來應該是自己的名字。

  現在則是爆豪勝己。

  那個代替他照顧綠谷的人。即使想挽回,也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


  「小久!恭喜你結婚!」麗日蹦蹦跳跳的拉著綠谷的手,小禮服的裙擺迴出一個完美的圓。「雖然對象是爆豪同學。」

  「妳有什麼意見嗎圓臉?」新郎的掌心冒出火花,不是很喜歡自己和綠谷的關係被拿出來說嘴。幸好綠谷在爆豪發作前先一步擋下他,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綠谷。」

  在爆豪和同學們打成一片的時候,有個人叫了一下綠谷。

  熟悉不已的溫暖自手心蔓延開,綠谷根本不用回頭,就知道對方是誰。壓抑許久的悸動又浮上心頭,他本來也以為自己已經忘記了的,看來是還沒有。

  轟拉著綠谷,在那傷痕累累的右手上落下一記輕吻。

  「如果爆豪做了什麼虧欠你的事,我會等你。」轟淺笑,然而那對閃耀著的雙色眼睛裡頭,沒有以往的認真。

  轟也已經,放下了吧?

  只差一點點,再一點點,綠谷就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並不是因為與轟再次見面,而是對搖擺不定的自己感到厭惡。已經說過了,不會再給對方帶來麻煩的,而轟卻又說出那樣的話。

  不過尷尬並沒有持續很久,一個閃神,綠谷又被拉了開來,這次則是爆豪。

 「鬼才會虧欠笨久,你這陰陽臉就繼續等到死吧。」爆豪搭上綠谷的肩膀,濃濃的主權宣示意味,表情不屑到了極點。

  「我沒有那個意思。」轟聳聳肩,無奈的笑了笑。「我也不會跟你搶綠谷。再也不會了。」

   他伸出手,指了指不遠處,一個笑著的棕髮女子。不用轟明說,他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爆豪驚訝的說不出話,而那一瞬間,綠谷的臉上也只是閃過一絲落寞,很快的又露出了以往的笑容。

  「轟君也很幸福呢。」

  「嗯。」

  轟退後一步,把空間留給兩位新人和一擁而上的同學們。

  「爆豪你怎麼又這樣講話啊!」

  「這樣真的很不好啊爆豪同學。」

  「你們吵死了給我閉嘴喔!」

  轟歪頭,看著被圍繞的綠谷露出有點困擾又滿足的微笑,他也不自覺的跟著笑了出來。

  這樣就好了。不用太靠近,也不會有人受傷,大家都會很開心。

  「那我就放心了。」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