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轟出←勝】粉碎性自尊 (二).

※cp→轟出/勝→出

※小勝超級大苦主(笑


  轟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爆豪的一記爆破給彈開。接著又吃了一記勾拳,根本沒有絲毫反應的餘地。

  「真的假的?那個轟竟然被爆豪壓制了?」切島看著螢幕,完全無法相信眼前所見。


  「今天的爆豪同學難得的用盡全力呢。」八百萬認真的盯著畫面。「......相較之下,轟同學好像有些心不在焉。」


  「給我起來啊你這個陰陽臉!」爆豪怒吼,衝向才剛起身的轟,朝著對方的臉又是一拳。這次轟及時擋住爆豪的拳頭,但卻沒注意到爆豪的腳,一個膝擊,命中轟的腹部。

  「天啊,爆豪也太狠了吧…」已經有同學看不下去,捂起臉。才開始三分鐘,局面就呈現了一面倒的狀況。


  轟一揮手,在自己和爆豪之間築起一道冰牆,試圖抵擋爆豪的拳頭。

  爆豪也不是省油的燈,在撞上冰牆以前,稍一閃身,手一張,炸開了厚厚的冰牆。


  「你快點來跟我打啊!不要只是防守!」爆豪開始失去理智。轟的行為就像是在挑釁他似的,讓他不顧一切的攻擊對方。

  「你沒資格命令我。」轟微慍,抹去臉上的泥灰。

  「你這傢伙終於打算要認真了啊?」爆豪狂妄的笑了笑,再度揮出右拳。


  這次的轟及時側身閃過了這一拳。然後身子微頃、重心壓低,揪住爆豪的衣服,在他來不及恢復姿勢前將他狠狠的甩了出去。

  連用的招式都開始跟笨久一樣了。爆豪吐了口口水,再次站了起來。轟本來想凍住對方,但是爆豪一個跳躍、一發爆炸,將冰炸的粉碎。

  點點雪花墜下,伴隨著競技場飄散的塵土,擋住了兩人的視線。

  利用煙霧瀰漫的掩護,爆豪迅速的繞到了轟的背後,一記腳跟下壓,重擊轟的肩膀。轟吃痛的跪倒在地,爆豪趁勝追擊,把轟壓制住。

  「怎麼樣?還不打算用全力嗎?」爆豪粗魯的抓著轟的頭髮,逼迫對方看著自己。

  「本大爺我只要一看到你這傢伙的樣子就火大。

  

  而且,笨久最後選了你。」


  異色的眼瞳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你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

  「蛤?」

  「那就是,在我面前,提起綠谷出久的名字。」

  轟利用沒被壓制的腳,腳跟用力一勾,重重敲在爆豪的背上,痛的對方忍不住叫了出來。趁著爆豪閃神的時候轟也趕緊站了起來,讓壓在他身上的爆豪摔了下來。

  爆豪也沒花太多時間躺在地上,馬上就起身並和轟拉開了距離。

  「能夠讓我做到這種程度,你也算是厲害的了。」轟嘲諷的勾起嘴角。「把我逼到要使用左半邊力量的人,你的實力不錯嘛。」

  熊熊燃燒的火焰纏上了轟的左手。

  一記迴旋踢就把爆豪踹的老遠,他甚至還沒看清對方的動作,就先被踢飛了出去。轟再利用冰的力量衝刺到爆豪落下的位置,火焰燃燒,大範圍的阻斷爆豪的退路。

  爆豪還是試圖反擊,無奈身後的火溫度過高,讓爆豪開始失誤。一個晃身,轟便把爆豪放倒。爆豪連轟是怎麼碰到他的都不知道。

  轟就那樣輕描淡寫的抓住爆豪的右手手腕,整個人以跨坐的方式坐在他身上。

  一股不祥的預感自背脊一路蔓延至大腦。

 「只要你敢動一下,我就會馬上把你的右手給折下來。」爆豪的右手覆蓋著厚重的冰。

  

轟沉著臉,在監視器看不到的角度,俯身湊近爆豪的耳邊,用只有他倆能聽到的聲音輕聲說了句話。

  「不要妄想能得到綠谷,他是我的。」

  爆豪就這樣愣住了。見狀,轟滿意的笑了笑,基於同學的情誼,替爆豪的右手給解凍。他知道現在的爆豪不會再攻擊他。

  剛剛那句話就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連帶著一起,將爆豪的自尊心壓個粉碎。

  「......贏了......」從頭到尾看著整場比賽的同學們完全不敢相信,明明不久前還是處於劣勢的轟,一下子就逆轉了局勢,甚至打贏了全力應戰的爆豪。

  「不過爆豪也很強啊,竟然可以讓轟同學使用火的力量欸。」幾個同學開始討論起剛剛的戰況,才讓監控室的氣氛稍稍的緩和了些。

  只有綠谷,從一開始就是不發一語。

  他看的出來,爆豪和轟,都被憤怒給沖昏頭了,所以開始以要「殺了對方」的方式戰鬥。

  這樣下去不行,要是再讓他們這樣打下去,總有一天會出事的。綠谷下定決心,一定要盡快解決他們兩個。


  不能再讓重要的人受傷了。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