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轟出←勝】粉碎性自尊 (三).

※cp→轟出/勝→出

※小勝超級無敵大苦主(笑

  

  那之後,爆豪請了三天假。

  雖然相澤老師說,爆豪因為體力的問題所以需要休息,但是綠谷是打從心底的不相信。

    他認識的爆豪不可能會這樣,一定是出了什麼事了。

  「......轟同學,在競技場的那時候,你到底對小勝說了什麼?」下課後,綠谷鼓起勇氣去詢問轟。他直覺反應,轟是問題的核心。

  「沒說什麼啊,只是叫他小心一點。」轟露出一個微笑。

  「......你騙人。」

  「?」

  綠谷緊握雙手。

  

不要說。

  

  「小勝他,從來不會這樣子就請假的。」


  快點閉嘴。


  「如果這樣,那就表示一定是在競技場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綠谷出久你到底在幹嘛!

  「所以,我才想問問看轟同學,是不是知道些什麼......」綠谷低下頭,開始感到後悔。真的不應該講出這些的。明明他就隱約知道他們兩個的關係了,卻還要把那層比紙還薄的假象給戳破。

  轟沒有回應,尷尬的沉默就這樣包圍了他們。良久,轟才開口。

  「我是說了些事,但是你不需要知道,好嗎?」轟伸手,輕撫綠谷的臉頰。「你只要看著我就好。」

  「......」

  如果是平常聽到這些,綠谷應該會很開心的。

  但是今天,他突然覺得轟好可怕,彷彿是另外一個人似的,讓他覺得陌生。


  「欸,這不是隔壁的出久嗎?」光己聽到電鈴聲開了門,發現是綠谷。

  「那個,我是要來拿筆記給小勝的......請問他在嗎?」

  光己露出一臉煩惱的表情。

  「那孩子從沒有這樣過,不知道是在學校受了什麼打擊,從那天回到家之後就沒有說過一句話了。」她嘆了口氣。「勝己那小子的自尊心強的不得了,怎麼可能因為這點事就變成這個樣子啊…...」

  綠谷完全可以明白光己的感受。辛苦養大的兒子突然什麼也不說,一定是很煎熬的吧。

  「阿姨,可以讓我和小勝談一下嗎?」綠谷小聲的提出要求。

  「可以嗎,那真是太好了。」光己微笑。她笑起來的樣子根本就和小勝一樣,只是少了點狂妄,多了些母愛。

  「勝己,隔壁的綠谷來找你了。」

  

  沒有回答。

  「這孩子這幾天來一直都是這個樣子,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了,如果被我知道是誰把他弄成這樣的—」光己的手握拳。「我一定會把那個小鬼給揍飛的。」

   ......有其母必有其子啊。綠谷尷尬的笑了出來。

 綠谷試著轉了下門把。

「奇怪?沒有鎖門?」

  下一秒,綠谷的世界變得顛倒。

  爆豪抓住綠谷的手腕,將他拉進房間並立刻鎖上門。


  「喂喂你這臭小子竟然甩門!」爆豪的母親用力拍門,在門外大吼。

  「吵死了老太婆!不要煩我啦快滾!」爆豪不甘示弱,也吼了回去。

  雖然知道這是他們母子倆的問候方式,但不管看幾次都還是很觸目驚心。

  「真的是有夠討厭的。」爆豪吼完之後抓抓頭髮表示煩躁。「倒是你,笨久,你來我家幹嘛?」

  被爆豪母子嚇傻了的綠谷,又被爆豪甩在床上,綠谷花了一點時間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要來做什麼的。

  「我是來拿筆記給你的。我找一下喔。」綠谷翻了翻自己的書包,手卻又冷不防的被爆豪抓住。

  「咦?」綠谷的腦袋再次短路。

  「你—啊算了,沒事。」爆豪本來想說些什麼,但又停了下來。


  兩人之間又瀰漫著一股令人不快的沉默。

  「轟同學他......」是不是對你說了什麼。話到嘴邊,又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不要跟我提到他。」爆豪背對著綠谷。「我贏不了他。不論是任何事。」

  「小勝......」綠谷伸出手,輕觸爆豪的肩。爆豪一拉,讓綠谷變成從背後抱住自己的樣子。

  「什麼都不准說,給我閉嘴。」爆豪的肩膀微微顫抖著。有什麼濕濕的東西滴在了綠谷的手背。

  這是綠谷第一次,看到爆豪哭出來。

  然而身為他的朋友,綠谷卻只能靜靜的,任由爆豪哭泣,幫不上任何忙。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