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切爆】暫時沒想名字

※cp→切爆

※我沒有發燒我知道自己在幹嘛

※反正是個懂者懂的亂打而已


  鑰匙不耐煩地轉了幾下之後,伴隨著大門被踹開來的還有重物落地的聲音。爆豪一臉黑線的把爛醉如泥的切島扔在地板上。

  大約兩個小時前,爆豪在下班前一刻接到了上鳴的求救電話。從雄英畢業以後他們就各自到了不同的事務所上班,但還是會時不時約出去吃飯聊天,維持良好的兄弟關係。只是今天的上鳴應該不是來約吃飯的。


  「不要。」

  「拜託你了爆豪!我現在能依靠的只有你了啊!」上鳴在電話另一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是切島和委託人出去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了,連電話都沒打一通,根本人間蒸發。

  「你自己去找,我不記得我的工作包涵了當保姆。」爆豪俐落的收好自己的東西,電話在從肩窩滑下來前一刻被接個正著。「再說我也不知道那個爛頭髮在哪裡花天酒地,你是他的同事你自己處理。」

  「拜託啦!我現在真的走不開啊!切島跑掉之後,他的工作都是我在弄的啊!到現在都還沒弄完啦爆豪救我!」上鳴講話的同時,手指也沒停下,在鍵盤上飛快的輸入著近幾天任務的報告。

  「才不要!」

  「可是我的飯碗和切島的貞操都只能靠你了啊!」

  「你失業干我屁事重點是那爛頭髮竟然還是處男嗎!」

  一來一往之下,爆豪才驚覺自己已經叫了計程車,往上鳴報的地址過去了。抵達目的地之後,他發現那是一間頗有規模的酒吧。


  有些委託人在事成之後會請英雄喝酒,這並不是太罕見的事,聚會的時候切島就曾經提過他常常被邀去喝酒,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英雄還是牛郎了。

  「切島當牛郎也適合的啊。」說出話的上鳴馬上就被瀨呂痛揍了一頓。

  現在想想,他們也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了。

  爆豪走進酒吧,簡單說明來意後,就順著酒保的指引找到了不省人事的切島和一臉無助的委託人。

  「爛頭髮,給我起來。」爆豪沒好氣的踹了踹不省人事的切島,委託人則是一臉困擾的看著爆豪把切島扛起來。

  「車錢和這傢伙的酒錢,我會叫事務所開收據給你的。」爆豪在走前也沒忘了拿錢,畢竟他沒有義務要當切島的保母,收點加班費也是應該的。

  「嗚嗯…...是爆豪?」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切島看見的是爆豪瀕臨爆發邊緣的臭臉。

  「你終於醒了啊,司機,停車。」

  計程車司機聞言,立刻踩下了煞車,車子發出一聲尖叫之後停了下來。

  「好了,醒了的話就自己走回家。」

  「咦咦你沒有要帶我回家嗎?」

  「廢話。」

  爆豪雙手抱胸,看坐在自己身邊的切島揉揉眼睛,一副裝死到底的樣子。

  「爆豪陪我回家嘛......」

  「才不要!你明明就可以自己回去!」

  司機從後照鏡裡,只看見兩個大男人在後座摟摟抱抱,感嘆世風日下的同時也再次啟動車子,載兩人到爆豪一開始指定的地點。

  「先生,已經到了。」

  「咦咦我剛剛不是叫你停車嗎?」爆豪一邊和醉了的切島纏鬥,一邊和司機討價還價。

 「你們兩位說要停車卻又不下車,這樣我沒辦法繼續做生意啊。」

  最後爆豪從切島的皮夾裡抽了幾張紙鈔,當作是害他活受罪的代價。而他們的目的地,是爆豪家。


  「要不是你這傢伙給我裝死,我根本就不用這麼麻煩的去找你啊。」爆豪拿出一瓶冰水就往切島身上砸,半夢半醒的切島一個不注意,被砸了個正著。原本正濃的醉意瞬間清醒了一大半。

  「好—痛!」切島哀號了一聲,捂著被敲腫的後腦袋,在爆豪家的地板上打滾。

  「你看起來是沒事了啊,明天就給我自己滾回去上班,我不會載你的。」

  所以這個意思是要收留他一晚嗎?切島有些茫茫然,還搞不清楚爆豪的意思時,就又被什麼東西給丟中了。

  「滿身酒味的臭死了,喝了水之後就給我去洗澡。」

  意外的關心啊。切島想。但他思考的時間也沒有多久,胃部突然一陣翻騰。

  「喂喂混帳你不要吐在我的地板上啊!」


  「總之,你明天來接他,我已經當了保母,沒有興趣再當司機。」爆豪將手機從左換到右。浴室裡頭傳來陣陣水聲,在切島吐出來的前一刻爆豪及時把他給扔進浴室,才免除了一場大災難。

  「嗚欸—爆豪好無情喔。」上鳴在電話的另一頭嚷嚷著。「你就好人做到底嘛。」

  「沒那個打算。」爆豪翻了個白眼,這兩個人死纏爛打的樣子根本一模一樣。「反正明天不來,我就讓爛頭髮露宿街頭。」不給上鳴任何反駁的機會,爆豪就掛掉了電話,而切島也正好走出浴室,一頭紅髮濕漉漉的滴著水。醉意在洗澡後消退了許多,但取而代之的是睡意。

  「爛頭髮,你該不會隨便擦一擦就要睡覺了吧?」爆豪挑挑眉,看切島用毛巾隨便把頭髮擦乾。

  「很累啊…...」

  「你會把我的沙發弄濕,給我過來。」

  一把揪住切島衣服的領子,也不管衣服會被扯壞,爆豪把他拖到椅子上坐好後,拿出了吹風機。

  「就算你不怕感冒,也會把我家弄髒。」一反嘴巴上的壞,手的動作意外的輕柔。梳子一下一下的滑過瀏海,空著的手則是將未乾的髮絲給撥鬆,讓熱風能吹到裡層的頭髮。

  「嗚嗯......爆豪好厲害喔......」切島打了個哈欠,爆豪的手藝之好,再加上吹風機的暖風,讓他更加想睡。

  「還不是以前老是要幫笨久吹頭髮,要不會也很難。不要亂動。」

  「這麼說來,爆豪和綠谷的感情很好呢,連事務所都在同樣的地方。」

  「我們的感情才沒有很好。」爆豪沉下臉,並不是很喜歡切島的問題,但想到對方基本上是醉了的狀態,也就沒有多去計較。

  「所以你喜歡綠谷嗎?」

  「蛤?這什麼爛問題啊?」

  「想說你們以前都一起行動啊......」切島揉揉眼睛,不行,好想睡啊。  「所以才問一下的。」

  「無聊,好了。」爆豪沒好氣的收好吹風機,又往切島的頭上巴了一下,試圖讓對方清醒些。

  「我只是想問一下啊。」淺紅色的眼睛帶著睡意,毫不在意會不會被爆豪罵,切島自顧自的說著。

  「少說些沒營養的東西,拿去。」一邊罵人的同時,爆豪把備用的棉被丟給切島。「你睡沙發。」

  雖然不是很想收留他,但是人都帶回來了,總不可能丟著不管吧?一想到明天早上那個放電白痴有可能忘記來接人,又變成要自己出馬,爆豪就覺得頭痛。

  「好喔,謝謝爆豪。」才剛躺下,切島又馬上坐起身來。

  「幹嘛?還要我唱搖籃曲你才睡得著嗎?」

  「不是啦,我只是突然想問個問題而已。」睡意朦朧,切島也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腦袋裡突然蹦出了一個問題,如果不趁現在問清楚,之後一定就沒機會了的想法,讓切島一不小心就脫口而出。

  「你不喜歡綠谷,那喜歡我嗎?」

 

 這下換成爆豪懵了。

  是他理解有障礙,還是剛剛那個爛頭髮在問他是不是喜歡自己?

  「當然是......」不喜歡,應該是要這樣回答才對的。但爆豪沒有想到,本來準備說出口的話竟然就這樣硬生生的卡在喉嚨間,說不出也吞不下。

  他當然不喜歡切島,上班累的要死,還要去找他,增加自己的困擾,卻又說不清楚為什麼要收留他,還替他吹頭髮。

  「果然嗎。」遲遲等不到答案的切島只是輕輕嘆了口氣,躺回沙發上。

  「那我就只好繼續偷偷的喜歡你了。」

  這句話無疑是一顆巨大的震撼彈,好一陣子,爆豪都沒有移動,只是在心裡默默咀嚼著切島的意思。他很想把熟睡了的切島叫醒,好好逼問他剛剛是什麼意思,但是知道了以後又能幹嘛?這傢伙少根筋的程度他也不是不清楚,說不定只是一時醉話而已,一定是的。

  「......騙誰啊。」

-------------------------------------------------------------

  再次睜開眼睛時,牆上的鐘指著早上八點。切島揉揉脹痛的腦袋,早知道昨天就不要喝多了,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了。

  ......對吼,他在哪裡?

  切島完全喪失了昨晚的記憶,只要一回想就會頭痛,讓他很後悔自己怎麼不好好的拒絕委託人的邀約。

  驚慌了半晌後,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並不是他自己的,迷惘的程度又更往上增加了許多。應該沒有在睡夢中發生什麼,切島仔細的檢查了一下身體,沒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才稍微放心了些。而這點焦慮直到爆豪回來後,才消失的無影無蹤。

  「吶,給我喝完。」爆豪塞給了切島一瓶解酒液,是他剛剛去買早餐時,順道去便利商店買的。

  「喔喔謝謝!」切島感激的接過,頭痛欲裂的感覺在喝下解酒液後也稍稍減緩了許多。

  「你趕快吃一吃,我叫了那個發電笨蛋來接你,十分鐘後到。」爆豪盯著牆上的鐘,沒有看他。切島這才注意到,自從爆豪帶早餐回來後到剛剛,爆豪都沒有看他一眼。

 

  「那個,爆豪。」

  「幹嘛。」毫不留情的肯定句,一聽就知道是要人閉嘴。切島只好悻悻然的把問題吞回肚子裡。

  十分鐘後電鈴響起,上鳴令人意外的很準時。

  「來了。」爆豪打開門,眼神傳達了要切島快滾的意味。

  「喔喔,總之還是先謝謝爆豪收留我了。」切島將昨晚的西裝外套披上,決定等等要叫上鳴先帶他回家換衣服,再去事務所報到。

  在切島轉身的前一刻,爆豪突然又叫住了他。一陣沉默的尷尬後,爆豪只說了一句話。

  「......不討厭。」

  「啊?什麼意思啊?」

  「自己想,好了你快滾。」不讓切島搞清楚狀況,爆豪就把人給推出門口,快速的鎖上門。

  「真是的,沒事說什麼別人聽不懂的東西啊。」切島撓撓腦袋,試圖回憶昨天的狀況。他隱約記得爆豪幫自己吹了頭髮,然後他好像問了他什麼問題......

  切島的眼神一晃,突然懂了爆豪剛剛的意思。

  所以自己昨天,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他了嗎?剛剛爆豪的那句話,到底是不是喜歡呢?

  反正不論是哪個,切島都覺得自己和爆豪的友情似乎是完蛋了。

  

  《Fin.》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