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轟出勝/死出/死勝(?)】Dogs

※cp→轟出勝/死出

※上課突發奇想的產物

※轟出黑化有,但出久比較嚴重(#

※嚴格來說是轟出→勝

※參雜了大量的妄想

  「小,勝♡」

  爆豪咂嘴,死死瞪著眼前的幼馴染。不對,是『曾經』的幼馴染。以往洋溢著光輝的碧綠色眼睛,此刻卻是和自己一樣的艷紅,更多了一點魅惑的意思在。

  「......你不是已經......」

  「死了嗎?是啊。」

  幾個月前的那場意外至今還是令人感到恐懼。而作為一名英雄,「人偶」的犧牲,仍是市民之間持續傳頌著的事蹟。

  然而,那個他們以為已經逝去的英雄,卻又彷彿沒事一般的出現在他的眼前。

  「我可是特別為了小勝你,才從地獄裡爬回來的喔。」綠谷露出微笑。「從名為『英雄』的地獄裡。」

  幾乎是同時,爆豪的掌心爆出火花,一個箭步就往綠谷衝去。直覺告訴他,眼前的人已經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笨久了,爆豪決定先下手為強。但綠谷毫無任何閃避打算,只是看著他笑。但察覺到綠谷神色有異時,也已經來不及了。下一秒,爆豪便偏離了原本的軌道,反而是往旁邊的牆上撞去。衝擊力讓他頭昏眼花的站不起來。

  側腹在一瞬間被人踹了一腳,但是是誰呢?

  沒多久,自暗處走出來的人就告訴了他答案。原本站在陰影處的轟在爆豪再次起身以前就有了動作,先是往對方的腹部狠狠一踢,再用膝蓋壓住他,扳過他還想使用個性的那隻右手。

  「為什麼你這陰陽臉會在這裡!」爆豪被憤怒和困惑衝昏了頭,反而落得手被冰凍的下場。

  「與你無關。」

  「吶吶,我說小勝,不要逃啦。」綠谷在爆豪面前蹲下,戴著手套的雙手小心翼翼的捧起爆豪沾上泥灰的臉,像是對待一件稀世珍寶似的溫柔。

  「你放手,不然我就炸了你。」

  「我只是來找小勝打個招呼而已啊。」即使是笑著的,爆豪也能感受到綠谷散發出來,那股不尋常的氣息。死了一次,反而又獲得了其他的東西嗎?

  「不過我知道,小勝一定不會傷害我的。」綠谷綻開笑靨,彷彿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

  「因為小勝,最喜歡我了啊。」

-----------------------------------------------------------

  轟不太知道詳細到底發生了什麼,關於綠谷,關於他的死,他只知道,「綠谷出久」已經離開了,而出現在他眼前的這個人,已經不是往日的綠谷。

  所以當綠谷又再次出現在轟的面前時,他幾乎沒有做任何思考,就決定和綠谷一起離開。

  「轟同學不怕嗎?你願意就這樣放棄你現在擁有的一切嗎?」綠谷慵懶的靠著牆,血瞳迷濛。

  「有你在的地方,才有我生存的意義。」

   ----------------------------------------------------

  重生以後的綠谷加入了敵連合,以往「善」的象徵成為了「惡」的代表,但這件事並沒有多少人知道,大部分的人都還是認為綠谷已經在意外中死亡,自顧自的弔念他,頌讚他的名字與精神。

  「愚蠢至極。」

  綠谷在吧檯前晃著腳,愉快的哼唱著不成調的小曲子。轟只是站在綠谷的身邊,一句話也沒說。早在他選擇離開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決定了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他只會跟隨著他。

  「轟君真是一個溫柔的人啊。」綠谷用手撐著頭,臉上帶著一抹淺笑。「為什麼剛剛要放走小勝呢?」

  「他是英雄。」

  「可是轟君本來也是啊。」綠谷歪著頭,一臉不解。「更何況你都自願放棄身分,跑來加入我們了。反正我們本來就已經不是什麼好東西了,綁架這類的只是小事吧?」

  「如果連頂尖英雄都連續失蹤,那麼市民就會騷動,社會一定會變得更加的動亂的。」轟皺起眉頭,不是很贊同他的說法。

  「那樣正好啊。」綠谷寵溺的揉揉轟紅白分明的髮絲,表情滿足而愉悅。「都變成這種情況了,還一直都在擔心著大家的轟君,我最喜歡了呢。」

  那無邪笑容的背後,到底收著多少無盡的黑暗呢?轟明白自己永遠也不會知道問題的答案,一直追尋著他觸碰不到的東西,就像狗兒追著自己的尾巴繞圈一樣,最後還是會回到原點去。

  而綠谷就是他的原點。或許在綠谷心中,自己的地位只比鴻毛再高一些,他也從沒想過要逃開。

  狗就是這樣的生物啊,絕對的忠心。

  近乎可悲。

 

「那你希望我怎麼做?」

    綠谷燦爛的笑了下。

  「那麼就請轟君替我把小勝也帶來吧。」綠谷親暱的撫摸上轟的臉頰,被手套包覆的掌心摩娑著左臉上的傷痕。「雖然已經養了一隻忠犬,但是偶爾帶條野狗來玩玩也挺不錯的呢。」

「......我知道了。」轟執起那隻扭曲變形的右手,在手背上落下輕輕的一吻。

  「那就快去找他吧。」

  替我帶回那條新的看門犬。

--------------------------------------------------------------

  「......安德瓦的兒子呢?」偵查結束的死柄木回到酒吧,發現裡頭只有綠谷一個人,一向亦步亦趨的轟竟也不見人影。

  「你說轟君嗎?」綠谷跳下椅子,邁開步伐。「我請他去做一點小事了。」

  「......你又打算再帶其他的英雄過來嗎。」死柄木自指縫之間注視著綠谷,後者則是一臉的不在乎,只是淺笑著。

 「不要這樣嘛,弔。替你增加成員,不也是挺好的嗎?」綠谷張開手。「再來,我可沒有威脅轟君,是他自己自願加入我們的。」

  「但他是英雄。」死柄木皺起眉頭。

  「可是那是『曾經』啊。」綠谷並沒有因為死柄木的不滿而噤聲,反而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

  「你也很清楚轟君的實力了,他加入我們就等於少了一個威脅,是不是英雄根本不重要。」紅色的眼睛裡頭滿是扭曲的笑意。「再著,自從我『死掉』以後,社會就開始動盪不安了。我想要不了多久,這個以英雄為主的社會結構就會崩壞了。」

  同時得到了One for all和All for one的力量,明明是受到世界疼愛的人,卻又自甘墮落的放棄原本順遂的人生。

  「......根本是作弊啊,綠谷出久。」

  綠谷只是聳聳肩,然後很自然的,將敵連合的領導者給攬進懷中。

  「弔,你再等一下就好了。」

  「等什麼?」

  「你想要的那個人,很快我就會把他帶來給你了喔。」《Fin.》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