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轟勝】爆轟作用

※cp→轟勝是的你沒看錯(#

※新世界這樣

※大考奇蹟第一彈

※綠茶交往有

  由於驚嚇過度,導致爆豪勝己直到現在都還是無法順利控制自己的表情。

 時間回到兩天前,本來那一天他是打算要把綠谷出久叫出來,告訴他自己的心意的。誰知道被轟焦凍那傢伙給搶先一步了。在經過一番爭吵後,綠谷終於開口告訴他們倆自己的想法。

  「雖然轟同學和小勝都是好人,但是我已經和麗日同學在一起了對不起!」

  明明是夏天,風吹在爆豪臉上的感覺倒是挺像冬天的。

  「......那個圓臉!」爆豪憤恨不平的一拳砸在頂樓的鐵欄杆上,金屬的回音盪在放學後沒什麼人的校園中。

  「這樣叫女孩子很失禮的,拿去。」轟嘆了口氣,把手中還冒著水氣的飲料丟給爆豪。

  「誰要你請客了啊。」

  「我本來就沒那個打算,你欠我30。」

  「......」

  有好一段時間,兩個人都沒有交談,就只是安靜的喝飲料,看著不怎麼好看的夕陽,五味雜陳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反應。

  一直以來,爆豪都只是把轟當做死對頭一樣的角色,從事就沒有特別去觀察對方。一但不吵架,他也還真不知道到底可以和這傢伙說些什麼,再加上原本身為潤滑劑的綠谷已經脫離他的生活範圍,也就更加深了尷尬。

  「NOTE 7」

  「你他媽敢再這樣叫我你就完了死陰陽臉。」

  不知不覺已經接近晚上,氣溫也有些降低。

  「你覺得自己有可能喜歡上除了綠谷以外的人嗎?」

  爆豪差點把飲料給全部吐出來,一臉完全無法理解的眼神看他。直到剛剛,爆豪才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轟。也因此現在他才發現,對方的眼睛顏色是兩邊不一樣的,一黑一綠。

  頂樓的風相較之下強了許多,稍微吹起了轟的瀏海。左臉上的傷疤也不經意的讓爆豪看見。

  突然不知道要怎麼回答了。

  「嘛,也是呢。」察覺到爆豪的無言,轟只是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

  爆豪並不是很會看臉色,但是就在剛剛,轟衝著他笑的那一瞬間,一股謎樣的寒意瞬間自脊椎竄上腦門。直覺告訴他快跑,但爆豪卻無法移動。

  轟揪住了爆豪的領子,將他拉近自己。

  他的嘴唇就和他的右手一樣的冰冷。

  此時爆豪的大腦已經宣告當機。

  這個吻並沒有持續很久。轟很快就放開了陷入呆滯的爆豪。

  「......抱歉。」

  「......幹。」

  除了「幹」以外,爆豪找不到第二個更好的詞彙來表達他現在的心情。

  那個傢伙剛剛是親了自己嗎?是的沒錯吧?那個陰陽臉?

  「你還好嗎?」

  「你他媽到底是有什麼毛病啊。」

  轟用一種「沒有什麼地方有問題」的表情看著爆豪,好像剛才的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如果少女漫畫是真的,爆豪非常肯定自己現在一定是女主角。

  「我只是覺得,既然追求綠谷已經不可能了,那不如換個目標。」

  轟的嘴角勾了起來,朝著爆豪伸出了手。背景的天空是漸層的紫中夾帶著落日的橙,星子也逐漸探出頭來。紅白相間的髮突然變得格外吸引人。

  「要試試看嗎?我們兩個。」

爆豪當然也知道,打從一開始他就沒希望。自己一向都是對綠谷施暴的那個人,怎麼可能突然的就接受這分感情呢?只是不想放手罷了。

  

  不想就這樣輸給眼前這傢伙。

  但是現在好像也已經都沒關係了。再怎麼競爭,似乎也毫無意義了。他的目光也已經不會再放在自己的身上了。

  爆豪搭上轟的手。左手掌心是剛剛好的溫暖。

  「本大爺就好好的陪你這傢伙玩玩。」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