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勝出】police officer—Lunch

※cp→勝出

※一個出久如果沒讀雄英而是讀普高的腦洞

※我只是覺得警察制服也滿好看的(#

  綠谷輕手輕腳地關上大門,但家裡還是一片的黑暗,看來爆豪還沒下班。今天綠谷特別提早回家,甚至還把工作都帶回家來處理,只因為爆豪今天難得的說他要開伙。

  自從升上高中後,綠谷就再也沒吃過爆豪煮的菜了,雖然更精確一點的說,是根本就沒見過面。他們還小的時候,對方總是會在是做了新料理後就跑來按門鈴要他試吃,然後逼他說出感想,如果只單單是稱讚還會被罵,搞得綠谷試吃的習慣簡直都可以媲美食評論家了。

  不過那也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高中是個轉捩點,是兩人命運的分岔路口。在綠谷讀了普通高中,而爆豪選擇雄英後,他們才算是真的沒有再見面,就算是偶爾會到老家,也總是得到了「他這星期也不回來」的消息,一直持續到後來,雄英對外公開了要求學生住宿的時候。

  自己應該是被討厭了吧。綠谷一直是這麼想著的。

  

  但是現在,他又在偶然之中和爆豪相遇了。再一次彌補的機會,他說什麼也不會再搞砸的。

  綠谷看了看時間,五點整,距離爆豪的下班時間還有兩個小時。

  「來打掃一下家裡好了。」

  稍微整理了下房間和客廳後,綠谷又順便洗了個澡,才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舒服的窩進沙發裡,和剩下的工作奮鬥。

  「不過小勝還真是慢啊。」牆上的鐘指著七點五十分。工作告一段落的綠谷闔上筆電,無聊的瞪著天花板,腦海裡正思考著最近某起案子和之前的那一些之間有沒有什麼相關線索。兩者間的關聯性很強,極有可能是集團犯案,而負責下手的通常都是由三到五人組成,專挑屋主不在或是家裡只有孩子的時間下手,危險性很高,又幾乎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就在綠谷又再次陷入自己世界的時候,桌上的電話響了。

  「喂?」

  「喂笨久啊?今天我會很晚才回去。剛剛有個該死的混帳衝進尖峰時刻的地鐵挾持人質,現在才叫我們過去支援,媽的。」電話另一頭傳來物體的撞擊,是車門被甩上的聲音。

  「欸?那晚......」

  「飯你就自己處理啦!櫃子裡還有泡麵,煮一煮總會了吧!不說了,先掛。」 

  「小......」

  不等綠谷的話說完,爆豪就乾淨俐落的掛上電話,讓他無法再追問下去。打開電視,果然正如剛剛爆豪所說的,新聞正現場轉播那起挾持案件,空拍畫面可以清楚看到舉著槍的敵人正抓著一個孩子。綠谷關上了電視,他實在不想看到這種畫面。

  雖然這並不是爆豪的錯,但綠谷還是在心裡感到了一點點的失望。不過話又說回來,他為什麼要這麼期待呢?

  「反正我最多也只能算是小勝的室友吧。」綠谷嘆了口氣,好不容易才從廚房的櫃子裡翻出了幾包泡麵。

 

  只是他忘記了爆豪的飲食習慣。

  「為什麼全部都是辣的啊......」看來還是只能自己出去買了,說要煮菜也不可能,爆豪基本上是禁止他使用廚房的。

「你個笨久連基本的水煮花椰菜都可以煮成這副德性,以後敢再用廚房的話信不信我會揍死你?」這是他剛搬進來後的第一天,把花椰菜煮成泥後,盛怒之下的爆豪對他下的第一個禁令。

  也許自己本來就不該抱著太大的期望的,畢竟嚴格說起來,他也算是寄人籬下,爆豪根本沒有義務當他的廚師,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廂情願而已。綠谷拎著便利商店的袋子,在走回家的路上胡思亂想著。隨便吃了點東西後他也沒心情等爆豪回家,直接就上床睡覺了。到了半夜,他才在半夢半醒之間聽見了開門的聲音,接著是一連串的不明聲響,但綠谷也沒有心思去多想,雙眼一閉,又進入了夢鄉。

  隔天早上天才剛剛亮的時候,綠谷就已經起來了。因為常常輪值早班的關係,讓綠谷練就了一身不需要鬧鐘也能早起的絕技。睡了一覺後對昨晚的事情也稍微釋懷了些,畢竟爆豪是因為工作的關係,那也是沒辦法的。梳洗好換裝後,他照往例的敲了敲爆豪的房門,既是鬧鐘,也是一種默契。

  「小勝,我要去上班了喔。」

  「......」沒有回答,大概是太累了吧。綠谷輕笑了下,搖搖頭,把心裡剩下的那一點點失望給搖出腦袋。然而在大門打開的那一刻,爆豪的房門碰的一聲也被甩開來,重重砸在牆上,而睡眼惺忪房間主人只穿著一件褲子,就急急忙忙地沖了出來。

  「笨久你給我等一下!」

  「呃啊是的!」被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跳的綠谷整個人靠在牆上,還差點舉起手來想敬禮。而用力過猛的爆豪則是停不下來,在要撞牆的前一刻,綠谷推了他一把,才免於一場慘劇發生。

  「那個,小勝你......」

  「拿去。」

  「咦?」

  不知道什麼時候,爆豪的手裡拎了個袋子,看上去似乎有些重量。他一把將那個袋子塞進了一頭霧水的綠谷手中。

  「下班的時候記得要給我帶回來。」

  「啊?喔......」

  爆豪又沒頭沒腦地說了這句話,留下一臉茫然的綠谷,自己揉揉眼睛,又回去補眠了,還是一樣不給他任何答案。



  「呦,綠谷今天是早班嗎?」

  「是啊。」

  和晚班的同事簡短打了聲招呼後,綠谷就到了自己的位子坐下,想看看爆豪到底給了他什麼。然而裡面的東西讓綠谷瞬間當機。

  那是一個便當盒。

  小心翼翼地拿出來後,他發現旁邊還放了一張紙條。一看就知道是隨便的月曆紙,用歪歪扭扭的字跡寫了一小段話。

  『如果敢剩菜下來,回來就揍死你。』

  

  「怎麼可能把廚餘帶回家嘛,小勝在想什麼啊。」綠谷笑了出來,看來昨晚的不明聲響,是做便當的聲音啊。果然是爆豪的風格,說到就一定做到。

  「喔喔喔!綠谷那是愛妻便當嗎!」不知何時,剛剛正準備下班的那位夜班同事突然出現,一臉羨慕的看著便當。

  「呃?那個?那個是我......」

  「好好喔~我女朋友都不管我死活的說。」坐在綠谷旁邊的同事也忌妒的看著他。

  「欸,我可以看一下菜色吧?」

  「啊請不要......」

綠谷本來想阻止兩人的,只是為時已晚。便當打開的那一瞬間,他們發出的哀嚎響遍了全辦公室。

  「嗚喔喔是炸豬排!炸豬排啊!」

  「還有煎蛋捲!我最喜歡吃那個了啊!」

  「還有章魚小香腸!拜託讓我跟你交換女朋友!」

  女朋友嗎?

  綠谷苦笑了下,看來還是先別告訴他們事實好了。

————————————————————————————

  「笨久嗎。」

  「嗯。」

  「你東西有吃完吧。」

  「有啦,這就不需要小勝提醒我了啦。」

  「你同事看到那個,有沒有超驚訝的?」

  「......他們搶了我兩個炸豬排和蛋捲。」

  「......」

  然後是一小段尷尬的沉默。綠谷正在猜想是不是因為把午餐分給同事吃,讓爆豪生氣了的時候,對方才終於又開口說話了。

  「......我說笨久。」

  「呃,怎麼了嗎?」

  「你昨天他媽是不是又吃便利商店當晚餐了?」

  「因為小勝的泡麵都是辣的啊!而且你專程打電話來就只是為了跟我說這個嗎!」

  「你閉嘴!下次敢再吃那些垃圾的話我就轟掉你的腦袋!今天回來吃飯!聽到沒有!」

  又不給綠谷任何拒絕或是發問的權利,爆豪就掛掉了電話,有些不知所以然的綠谷拿著電話,茫然的看了看手中已經空了的便當盒。

  這應該也是表達關心的方式吧?雖然讓人無奈,至少這讓綠谷確定了,現在的爆豪並沒有那麼的討厭他了。

  「這樣也好呢。」《Fin.》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