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目前深蹲Black Survival,愛角是Zahir 和Nathapon,主食特攝,其他隨意
我這個人很簡單,有Zahir就按爆你小心心(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轟出】—0214—

※去你的情人節
※如果出久是花店老闆的腦洞
※隨便寫點什麼(喂

  綠谷第一次遇見他,是在去年的情人節的那一天。不只是因為他那令人印象深刻的髮色或是那對異色眼瞳,還有一次買下九十九朵玫瑰的舉動。

  「咦?九十九朵?一次嗎?」

  「三天後送到這個地址來,麻煩了。」男子歪了下頭,思考了些什麼後,才又再次開口。「還有,不要紅的,其他顏色越多越好。」

  越多越好?開了這麼久的店,綠谷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要求。不過這或許是情侶之間的默契吧,他也就不去多問了。眼前的男子一副普通上班族的打扮,卻意外的大手筆,想必他一定是非常、非常的深愛他的女朋友吧,才會為了她,花那麼多的錢。

  「好的,我會再幫您準備好的。」

  結果三天後,綠谷才知道,一切都和他所想的天差地遠。

  白的、粉的、黃的,各種顏色的玫瑰花瓣飛舞、旋轉,猶如畫中的幻境,電影一般的場景。

  下一秒,男主角就被人狠狠甩了一巴掌。

  送完貨的綠谷本來是在確定對方已經收到花後,就打算離開的。誰知道那個女孩子看到彩色的玫瑰束後,臉色先是一愣,然後張大了嘴,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最後大大地吸了一口氣後,一巴掌打在轟的臉上。

  不只路人,連綠谷都嚇了一大跳,明明是情侶告白的場面,怎麼突然就動手打人了?行人紛紛停下腳步圍觀,綠谷也跟著被擠進人群之中。只見那個女孩絲毫不在意眾人的眼光,細心保養指甲的指尖正用力的戳著轟的胸口,一副咄咄逼人的樣子。

  「不是說全部都要是紅的嗎?你送這什麼東西啊!這樣我要怎麼跟我朋友說啊!」女孩一邊罵,一邊將轟手中的花束給推開,一時之間花香四溢,漫天花瓣輕舞,美得不像是現實的景色。

  而轟,只是輕描淡寫地抓住女孩沒禮貌的手,一雙冷冰冰的眼睛直勾勾的瞪著她。

  「那妳還是去找找妳的那位『前男友』,看看他能不能為妳做到這件事。」轟揚起一抹冷笑。「不過我是覺得,他應該連請妳吃一頓飯都不願意吧?畢竟你們也就只是那樣的關係而已。」

  「你、你不要太囂張!我爸爸可是黑道老大!信不信我叫他找人來揍你!」惱羞成怒似的,女孩氣得漲紅了臉,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乾脆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隨便妳。」轟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轟焦凍!你給我回來!」

  他沒有理會她的話。

  隨著轟的離開,原本湊熱鬧的人們也都各自散去,只剩女孩一個人,還坐在原地哭泣著。

  綠谷猶豫了一會兒,讓女孩子單獨一個人太危險了,本來是打算過去扶她起來的,但在行動前一刻,就先被某隻陌生的手給抓住了手腕。

  「你不是......!」
  「不要過去,跟我來。」

  轟將食指抵在唇上,示意綠谷和他走。綠谷雖然滿肚子疑問,但想來自己和對方無怨無仇,他應該也不會對自己做什麼才對,也就乖乖地和轟一起離開了現場。

  轟帶著綠谷來到了附近的一座公園。

  「你還沒走啊。」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湊熱鬧的......」
  「那女的,不是什麼好人。」
  「咦?」

  綠谷有些不敢相信。雖然從剛才的事件裡,也可以稍稍感覺到,那女孩並不是個太好的交往對象。不過轟突然和他說起了自己的事情,這讓綠谷有些錯愕。

  「她說她已經和前男友分手了,但還是會私下偷偷見面,我都知道,只是不想揭穿罷了。」轟雙手抱胸,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送花什麼的,也只是她用來和朋友們炫耀的工具而已。他家和我爸有生意上的往來,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傢伙,我也不想和那女人交往。」

 「原來是這樣嗎......」綠谷小聲的附和著,雖然他似乎有點能理解轟的厭惡,不過這畢竟是別人的私事,他本來就沒有插手的餘地。

  「不過那個,呃、」
  「叫我轟就好了。」
  「啊,是嗎,我是想問,轟君為什麼要和我說這些事呢?我既不是你的朋友,也才第二次和你見面,為什麼要把這些事告訴我這個外人呢?」  

  轟沒有回答綠谷的問題,只是低下頭看著啄食自己鞋面的鴿子。

  「或許就是因為不認識你,才能夠放心的把這些都說出來吧。」

  那個瞬間,綠谷很肯定,自己一定在轟那對一綠一黑的雙眼中,看見了什麼一閃而逝的神情。

  「雖然好像有點太晚了,但我還是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綠谷出久,請多指教了喔。」
  「請多指教。」

  從那時起,轟就常常來到綠谷的花店裡,幾乎是每天都來的程度。從梅花盛開的時節,到秋楓凋落日子,從不間斷。
  有時候他會幫忙他整理店面,有時候則是匆匆的來訪一下,就立刻離開了。但共通點是,他都會買一朵花,綠谷總是說著要送他,不過轟也很堅持自己既然拿了東西就要付錢,一來一往的,最後是綠谷受不了轟的堅持,才終於讓步。

  「這個藍色的是什麼花?」
  「那個嗎?是矢車菊喔。」綠谷小心修剪著了櫻花的一株雜枝。那是某個客人訂購的,說是想在後院種一棵櫻花樹。「轟君要那個嗎,我等一下幫你包起來喔。」

  「好。」

  轟看著眼前小小的藍色花朵,視線最後又還是回到了綠谷身上。

  第一次和綠谷交談時,只覺得他是個傻裡傻氣的花店店員而已,直到他在自己的「女朋友」在出盡洋相後,還試圖去幫助她,才讓轟突然對這個小小店員產生了一點興趣。

  一開始只是當成打發時間的消遣,接著,變成了每天的例行公事,如果一天沒去,還會覺得哪裡不對勁。轟每天去買的花,都被他小心翼翼的擺在自己的辦公桌上,也引起不少人的興趣。

  「董事長,這花是?」
  「買的。」

  轟輕啜了一口已經有點變涼的咖啡,隨口回答秘書的問題。

  桌子上的藍色矢車菊迎風輕輕的晃了晃。

  「轟君?今天不用上班嗎?等我一下喔,馬上就好了。」

  一大早的開店時間,照理來說應該是上班族的通勤時間才對,很難得會在這個時間點看見轟來拜訪。綠谷本來悠閒的動作也變得慌亂起來,手忙腳亂的將店裡的盆栽搬到店外,對於意外的訪客似乎有些格外的雀躍。

  「我幫你吧。」轟挽起袖子,搬起一旁的白色大盆栽。綠谷說,等到夏天,要在那裡頭種向日葵。
  「這樣不會麻煩轟君嗎?會弄髒衣服的。」
  「沒關係。」轟淺淺一笑,不用擔心的意思。

  綠谷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來阻止他,但最後還是敗下陣來,一溜煙的跑進店裡頭去了。

  第一個念頭是好可愛。

  等注意到的時候卻已經來不及了。

  不能自拔的看著他,每天都想見到面,和那時的女人不同,這是轟第一次有這樣的念頭,這反倒是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這樣子,是代表什麼意思?

  「剩下來的我弄就可以了,轟君不是還要上班嗎?」綠谷的聲音打斷了轟的沉思,換上圍裙的綠谷抱著一大包園藝用土,有些心急的詢問轟。

  「我今天不去了。」
  「咦?可以這樣嗎?」

  像是要消除綠谷的疑慮似的,轟拿出手機,彷彿演練了數百次一樣自然的說出「今天生病要請假」這種一聽就知道是假的的謊言。不過電話那頭似乎沒有多問什麼,掛掉電話的同時轟對著綠谷比出了大拇指。

  「不想上班也不可以這樣啊。」綠谷手裡拿著兩個盤子,不悅的唸著轟。請完假後,綠谷把轟留下來吃早餐。

  「轟君不可以這樣逃避現實啦。」
  「我知道。」

  轟就像個被母親責罵的孩子一樣,低頭默默的吃著綠谷做的早餐。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綠谷雖然看起來會煮菜,但那只是看起來,距離「會煮」還差了十萬八千里遠。

  「怎麼樣?好吃嗎?」

  強忍著將口中食物全部吐掉的衝動,轟努力的說服自己吞下去。一想到說不好吃可能會傷了對方,這種事才不會發生!

  「......不錯。」
  「真的嗎?我進步了呢!」綠谷開心的笑了出來,讓轟覺得自己吃的那一口沒有白費了。
  「綠谷,我今天可以待在這裡嗎?」
  「嗯?轟君不討厭的話當然是可以的啊。」
  「好像是第一次在早上來綠谷的店裡呢。」轟趴在櫃檯後方,懶洋洋的看綠谷替店門口的花澆水。本來是想幫忙的,但全部都被他給否決了,最後只好坐在櫃檯發呆。

  不過還真的愜意啊,這樣的生活。轟不禁想著。如果自己退休後也能夠有這樣的生活那還真不錯。百合的香味充滿著小小的店內,陽光從落地窗灑落下,照得轟有些睜不開眼。

  花啊,花嗎…...

  「......轟君!」
  「!」

  轟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才驚覺自己睡著了,揉揉眼後實在是覺得太丟臉,不好意思直視綠谷。

  「不過轟君剛剛的表情很平靜呢,是做了什麼好夢嗎?」
  「......是個美夢。」

  

  那裡有著一片清澈的湖水,一旁便是大片大片,純白的梔子花。綠谷佇立於花朵之中,笑的燦爛,彷彿冬日中的暖陽般,讓轟移不開目光。

  梔子花的香氣四溢。

  「轟君不告訴我嗎?夢的內容。」
  「不能說。」
  「好小氣啊,這樣我以後都不收你的錢了喔。」
  「不行。」
  「那麼,今天就先送你一次花吧。」綠谷笑笑,在幾個花盆中穿梭來回,回到櫃檯後,手上多了一小株淡紫色的桔梗。

  「這是?」
  「送的,就只有今天,我說什麼都不會收轟君的錢喔,不要再塞給我了。」綠谷難得的態度強硬,轟也就不好意思多說什麼,只得默默收下那朵紫色桔梗。

  「董事長昨天,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呢?」隔天上班時,秘書看到轟的桌上,擺的是一束桔梗,忍不住笑了出來。

  「什麼意思?」
  「就是那個啊。」秘書指了那株花。「請問那是桔梗嗎?」
  「......好像是。」

  「我看董事長今天一直盯著花看,那果然和平常的,是不一樣的意義對吧?」秘書微笑著。「桔梗花的花語是—真誠不變的愛。」

  『就只有今天,我說什麼都不會收轟君的錢喔。』

  好像弄清楚了什麼。

  店門口猛的被推開,門鈴發出了巨大的聲響,嚇了綠谷一跳。

  「有什麼需......轟君?」

  他並沒有回答綠谷的話,只是一個箭步衝向櫃檯。

  然後一把將茫然的綠谷給攬進懷中。

  「咦咦咦?轟君?」
  「我......喜歡你......大概吧。」

  其實他也搞不太清楚,到底真正喜歡一個人,會是什麼樣的表現和心情,但是他覺得,如果不趁現在就說出來的話,他會後悔的。

  沉默了許久,轟才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太超過,放開了綠谷。

  「我不是故意的,抱歉......」
  「......沒關係的喔。」
  「?」

  綠谷鼓起腮幫子,渾身不自在的扭著。
  「我也不討厭剛剛......應該說是,覺得很開心!」

  翠綠的眼睛洋溢著喜悅。

  桔梗的花語是愛情。
  九十九朵玫瑰代表了天長地久。
  梔子花訴說著的是喜悅。

  「......能夠認識你,真是太好了呢。」《Fin.》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