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轟出/切爆/轟爆】Drug

※cp→轟出/切爆/轟爆

※大考奇蹟再次顯現

※偷情(?)內容,請自行避雷

※為什麼我會想到這種東西啊(汗

※cp非常的雷,請自行避雷

  綠谷轉過頭,正好目睹了爆豪一把將切島的頭壓進便當的那一剎那。

  「哇啊......小勝他又來了......」綠谷有點擔心的看著他們。

  「他們這樣,是變相的感情好吧。」轟滿不在乎的吃著飯糰。「畢竟爆豪對誰都是那個樣子啊。」

  「也對喔,只是小勝對切島同學特別用用力而已。」不過綠谷還是知道,爆豪已經有稍微收手了。

  「真不知道切島是怎麼忍受那個傢伙的。」轟往對桌看過去,正好對上了爆豪送來的一根中指。

  「媽的看屁啊!滾回去吃你們的飯啦!」

  「真不愧是小勝呢......」綠谷苦笑了下。「和他比起來,轟君就比較冷靜呢。」

  「謝謝誇獎。」轟淡淡一笑,伸出手,親暱的揉揉綠谷一頭毛躁的卷髮。一旁的切島也從便當盒中抬起頭來,還傻乎乎的對著爆豪笑,看的他也是一陣茫然。

  轟看著樣的兩人,不禁看的有些出神。

  也因此他並沒有注意到,綠谷擔心的眼神,以及爆豪給他的,那意味深長的一眼。


  轟自己也不太能理解,為什麼他會和爆豪好上。一開始是綠谷的傻氣和那一份堅持讓他對綠谷產生了興趣,兩人也從一開始的朋友,慢慢成為了戀人。

  而爆豪和切島開始走近,也差不多是那個時候。雖然並不是像他和綠谷一樣的戀人,倒也比普通朋友再多出了一份關心,看著倒也挺舒適。

  明明一切早就都已經規劃好了劇本,可偏偏就是在這種時候出了亂子。平常一見面就吵,甚至是打架的他們,打著打著,就打到床上去了。一開始當然是充滿著罪惡感,但是當異常成為了平常,背德好像也就沒那麼令人在意了。

  表面上的風平浪靜,檯面下的盤根錯節。

  「你這傢伙,果真是個人渣啊。」爆豪的手環在轟的頸子上,舌尖在唇上一抹,夾雜著若有似無喘息的輕喃在轟耳邊響起,挑著轟極力壓抑的慾望。

  「彼此彼此。」轟知道爆豪已經沒有防備,有些冰冷的右手在敏感的腰上抓了一把,惹得爆豪發出一聲拔高的呻吟,身子瞬間一軟。

  沒有別人知道這件事。他們兩人在班上都是不喜歡與人交際的類型,秘密也因此沒有出現露面的機會。本來只不過是年少輕狂的摸索,然後慢慢,慢慢的深陷其中,誰也抽不開身。

  誰也不想放手。

  「我們這樣,算是正常的嗎。」轟坐在爆豪的床邊,將散亂開的和服前襟給拉好。

  「都這麼多次了,你現在才開始擔心?」爆豪沒好氣的說著。「要擔心,一開始就應該這樣做了。」被子一拉,將自己的身子和轟所留下的證據都一起遮掩住。

  「勝己,去處理一下吧。」轟微微皺起眉頭。

  「啊?吵死了啊,做完了你就快點滾了,少留在這裡擾人清夢!」

  「是春夢吧。」

  「幹!」

  沒錯,慢慢的沉淪,然後再也無法自拔。

  這像是毒品一般的快感。《Fin.》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