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今天的我是紅鶴

來自灣家,圖超渣渣所以只好文手

主吃戰ba蒼紅/瀨戶內,刀劍三明治組,MHA轟出勝

跌進fate,目前在帝韋伯坑裡墜落
兩個人的4p是真的有可能的呢
然而始終抽不到軍師(。

來噗浪找我玩\(-˚▽˚-)/→ https://www.plurk.com/m/u/stella4136

【MHA/全員向】大逃殺paro

※和絲瓜的腦洞實體化
※反正就是BE
※先來試個水溫
※我就來除個草(好廢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笨久。」爆豪的表情在一瞬間變得難看至極,雙拳緊握,好像下一秒就會衝上前將自己痛打一頓似的,讓綠谷下意識的後退。

  「我的意思是,不一定要殺人吧?應該還有別的辦法吧?」綠谷畏縮的說著。「也許這一切都只是個測試啊!」

  「測試?還真虧你說的出這種話啊,笨久。」爆豪戲謔的揚起嘴角。「你也看到那個肚臍雷射怎麼了,這樣你還覺得是假的嗎?」

  綠谷張嘴想反駁,一時之間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堅持自己的立場。爆豪說的對,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看到了,如果想逃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不照著遊戲規則來,也是死路一條。

  「爆豪同學為什麼要這樣講話啊!讓大家都陷入恐慌這樣一點都不好!」麗日強忍恐懼,對著爆豪大吼,然而她的聲音已經透露出了她有多害怕。

  她很明白,如果有必要,爆豪真的會殺了這裡所有人。

  「妳在說什麼啊圓臉?恐慌?」爆豪冷笑。「從我們被抓來這個鬼地方開始,恐慌就已經存在了啦!根本不需要我施加啊!」

  的確,自此莫名其妙來到這以後,幾乎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種彌留的狀況。試著說服自己這一切都只是夢,等一下就會醒過來了。

  然後,再親眼目睹同學死亡。

  「可是就算這樣,也不一定要殺人吧!」綠谷還想辯解,試圖找回爆豪的一點理智。

  「......吵死了啊,笨久。」
  血紅色的一雙瞳孔在那一刻溢出了滿滿的殺意。那股肅殺之氣,所有人都感覺到,但又無法阻止爆豪。
  「小勝......?」
  「既然這樣,那還是先幹掉你好了。」
  爆豪一個迴身,右拳便用力往綠谷的臉揮下去,驚嚇過度的綠谷根本無法移動一步,即使腦袋已經想到了對策,但身體卻像是石化一樣,完全不聽他的使喚。

  會死。

 「......住手。」

  拳頭在最後一刻停了下來,像是一台急速行駛的車子,突然緊急煞車似的,停在距離綠谷的臉不到一公分的地方。
  綠谷還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直到他身旁的寒意告訴了他。

  「你少管閒事,陰陽臉。」爆豪的銳氣稍減了一些,但眼神仍然透露出自己隨時可以下手的意思。

  「少動他。」轟的右手緊緊抓住爆豪,甚至不停的釋放寒氣,雙色眼瞳暗了下來的,表露著決心。 

  「連你也覺得那個笨久的話比較能信嗎?」爆豪不屑一笑,甩開轟的手。

  「......比起綠谷,你更危險。」轟把綠谷往自己身後藏起,不讓爆豪再有機會接近他。

  劍拔弩張,氣氛一觸即發。

  「......算了,你們贏了。」爆豪鬆開拳頭。「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是吧?」

  綠谷的心中再次泛起不祥的預感。

  果然,爆豪轉身準備離開。

  「小勝,你要去哪裡?現在待在一起才是最好的辦法......」

  「留下來的話,你們一個一個還是準備等死吧。」他沒有回頭,只是冷冷的說著。「我還是會想辦法活下去,你們自求多福。」

  意思是他還是會回來對同學們下手嗎?一想到這個可能,綠谷的胃便一陣翻騰。

  「你最好不要再回來。」轟的左手纏上了火焰,滿滿的威脅意味。

  「那就要看你們能逃的多遠了。」

—遊戲開始3小時,爆豪勝己,脫離隊伍。

  「小久!你還好嗎!他有打傷你嗎!」爆豪一走,麗日便慌張的查看綠谷,擔心他受傷。
  「我沒事,倒是麗日同學敢那樣嗆小勝,嚇死我了......」

  轟還是站在那,看著爆豪離開的方向。
  「那個,轟同學,謝謝你幫忙,不然的話我應該就又會被小勝打了。」
  「......這個遊戲的主旨,是要我們互相殘殺吧?如果真是這樣,那最後我們都難逃一死。」轟冷靜的說著。

  「不過有轟同學在的話,爆豪同學應該就不會輕舉妄動了吧。」麗日鬆了一口氣。畢竟在整個班上,能跟爆豪在力量上抗衡的,也就只有轟了。

  「......我沒有說會保護你們。」
  「......欸?」轟的話確實是讓兩人都傻住了。前一刻還幫人擋子彈,下一秒突然就翻臉不認人了。
  「並沒有要捲入你們的問題,只是因為那傢伙太誇張了而已。」轟彷彿無所謂的聳聳肩。「不過爆豪是首要目標,在除掉他之前,你們都不會有事。」

  「......這到底是怎樣啊......」一陣無力感湧上綠谷的心頭。先是毫無招架的被關進不知道的地方,然後又被下了命令,要他們自相殘殺,甚至還看到同學在眼前死去,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對他們開出的惡劣玩笑呢?

  「小久......」看到綠谷的低落,麗日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沒事的,麗日同學。」綠谷稍稍深呼吸後,對麗日露出一個微笑。「我們一定可以順利逃出去的。」
  「......嗯,一定可以的。」

  只是,誰又能夠保證呢?

Day 1. 死亡人數—1

评论
热度(10)